闵副院长心灵剧颤,他刚才在机场,被李权一通狂怼,都给气昏了头。

完全没顾得上细想。

现在经得谭院长一提醒,他才醒悟过来。

是啊,那小子的女友得了白血病,正在医院治着呢。听说第一次化疗完全没效果,病情不断恶化。

没想到那小子除了天天往图书室跑,寻找治疗白血病的中药方子,居然闷声不响的就把外国最强的血液病专家给请来了。

“这个李权倒是个痴情种,在当今这个物欲横流,人性越来越冷漠自私的社会,他这种对女友不放弃,不抛弃,竭尽所能救治女友的行为,着实让人深为感动。他算是这个社会年轻人里面的一股清流了。”

闵副院长这番话,是由衷的赞扬李权。

而且语气都变得不一样了。

“是啊,其实在这一点上,李权与你一样,都是有担当的好男人。你的妻子车祸后一直瘫痪,可是你却从未想过抛弃她。老闵,说真的,别的事我从没佩服过你,唯独在这一点上,我自愧不如你。能够做到数十年如一日的照顾瘫痪在床的妻子,天底下没几个男人能够做到。”

“老闵,真心再劝你一句,别再跟李权作对了。将来这个世界终究是年轻人的世界,咱们都老喽!”

谭院长动情的说道。

他是真心希望闵副院长别再自找苦吃。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闵副院长可能自己察觉不到这些危机,但是谭院长却看得非常清楚。

说句让闵副院长寒心的话,惠尔医院没了闵副院长,几乎不会有什么影响。再提拔一位副院长就行了。

但是惠尔医院没了李权,那将是惠尔医院的巨大损失。

李权的地位,无人可以取代。

“罢了罢了,不说别的,就冲着那小子对女友忠贞不渝的爱情,我以后不会再与他作对。”闵副院长对李权的态度,已经发生了根本转变。

有时候,人与人之间就是这么神奇。

即便明明是对手,是敌人,可是当对方的某个行为或某方面的品德让另一方折服时,心中就会情不自禁的生出敬意。

李权对女友的爱,深深感动了闵副院长。

他主动放弃再与李权作对。

“院长,能否让财务先预支点钱给我,一会给那些外国专家买单,我担心卡里的钱不够。”

闵副院长的家庭开支挺大的。

这些年还真没存什么钱。

特别是他的妻子,终身需要依靠多种药物续命。另外,闵副院长自己上班非常忙,只能请人照顾妻子,这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行,我让财务先转十万给你,回来后,你记得把手续补办一下。”

谭院长欣然同意。

……

私家汽车上,杨副局长、李权、爱克斯恩教授三人坐在后排。

还有一位卫生局的年轻女同志同样坐在后排活跃气氛。

李权与爱克斯恩教授其实都很沉默。

但是杨副局长与那位叫王红的女同志,都非常‘热情’。不断主动找李权与爱克斯恩教授攀谈。

司机则是目不斜视,专心开车。

“李权医师,这次你把米国的爱克斯恩教授与他的团队请来了本国,这特别了不起。冒昧的问一句,不知道你请他们来魔都,是纯粹进行医学交流,还是……”

杨副局长小心翼翼的打探着情况。

“我的女友得了白血病,我想与爱克斯恩教授,还有他的团队,共同探讨治疗白血病的最佳方案。”李权也不避讳。

这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相反,每一位知道的人,都会觉得他非常了不起,是个有担当的男人。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问的。”杨副局长连连道歉。

至于诚意有几分,只有天知道。

“没关系!”李权感觉此刻的自己就像一个设定好台词、剧本的演员。

一时间,有些冷场。

那个叫王红的女同志,急忙帮领导活跃气氛。

“哎呀,当李医师的女朋友好幸福啊!要是我的男朋友能有李医师一半好,我想我肯定睡着都会笑醒呢!”王红看上去三十岁左右的年纪。

浑身上下散发出成熟女人独有的韵味。

“呵~!其实天下男人都一样,相信王姐的男朋友一定也很受你。只是每个人表达爱的方式不同罢了。”李权的嘴角扯了扯,算是挤出一丝笑容。

只是怎么看都有些干巴巴的。

他实在不太喜欢与这些专门打官腔的领导交谈。

总觉得有些虚伪。

而且交谈起来特别累。

“李医师,能提个不情之请吗?我想代表卫生局邀请这些米国专家到我们卫生局做客。”杨副局长终于忍不住提出了想要达到的目的。

“这个恐怕得问爱克斯恩教授本人才行。”李权这其实就是婉拒了。

被拒绝,杨副局长的笑容变得没那么自然了。

面皮深处可以看到有着丝丝触目惊心的艳红色浮现。

“杨局长,请问您有女儿吗?”不等杨副局长说话,李权盯着杨局长看了几眼后,冷不丁的问道。

表情还有那么一点严肃。

“有啊,我的妻子给我生了一儿一女。李医师如果没有女朋友的话,像你这么优秀,我肯定乐意把女儿托付给你。”

杨副局长不知道李权这么问有何深意?

不过他说话很‘艺术’,夸李权优秀、说什么把女儿嫁给李权,这都是客套话。

“杨局长如果有女儿的话,那可就要特别小心了。”李权的表情更加严肃。

至于杨局长说的客套话,直接被他忽略。

“哦,这是何意?”杨副局长的眼睛微眯,脸上的笑容没变。只是能够感受到,他的语气变冷了一些。

任何人,对自己的儿女都是十分疼爱。

李权的话,让杨副局长感到女儿的安全受到了威胁。

王红也有些摸不着头脑的看着李权。

这位李医师怎么看都像是个正常人呀,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间就拿杨局长的女儿来威胁杨局长呢?

“没什么,如果杨局长信我的话,一定要小心,您的女儿随时可能发生危险。”李权一本正经道。

杨副局长就算再好的涵养,女儿接连被人威胁,而且还是当着他的面,这让他极为震怒。

可以看到他的面皮深处的艳红如同红墨水倒进了水里面,随着他的发怒,迅速扩散。

又像是一片片随风飘落的桃花,在他的面皮深处浮现。

面泛桃花,说的应该就是杨副局长现在的模样了。

“李医师这是什么意思?如果你恼恨我邀请外国专家去卫生局做客,大可以直接拒绝就行了。没必要拿我的女儿来威胁我。”

杨副局长的眼中透着厉芒,特别凶狠。

就像是一只保护幼崽的雄狮。

“拿您的女儿威胁您?”李权愣了愣,这才明白自己的言语引起了杨副局长的误会。

他并没有立刻解释。

而是转头看向旁边的爱克斯恩教授。

“嗨,爱克斯恩教授,您看看这位杨局长有什么问题吗?”李权直接用中文与爱克斯恩问道。

杨副局长听得此言,尤如火上浇油,不由更加暴怒。

恨不得站起身,与李权干一架。

爱克斯恩教授仔细盯着杨副局长看了看,随即茫然的摇头。

“他看上去很健康!”

爱克斯恩不但是血液病方面的专家,而且临床经验丰富。一个人是否有病,他基本上都能看出来。

“那您再仔细瞧瞧,给点提示,是血液方面的疾病。”

李权也是有意借这个机会考考爱克斯恩教授。

如果爱克斯恩教授只是一个草包,那他肯定不会让对方给自己女友会诊。

免得害了苏菲。

杨副局长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原来李权并不是在骂他。而是看出来,他有病。

他暂时也就没有发火,耐着性子等爱克斯恩教授检查。

“血液病方面的疾病?”爱克斯恩教授盯着杨副局长再次细细查看。“杨局长,能否把衣服掀起来,让我看看你的肚子?”

爱克斯恩并没有李权那么大的本事,他可没有学会望诊术。

所以无法看出杨副局长得了什么病?

西医只会看各种数据。

比如量血压,测体温,又者者呼吸、心率等等。

爱克斯恩的诊病经验丰富,在西医里面算是非常厉害了。

杨副局长犹豫了一下,最终把扎在裤子里面的衬衫扯出来,往上翻,露出了满是肥肉的啤酒肚。

爱克斯恩站起身,按了按杨副局长的肚子。

“把裤腿卷上去让我瞧瞧,可以吗?杨。”他用半生不熟的蹩脚中文对杨副局长说道。

杨再次照做。

由于杨副局长过于肥胖,把裤腿挽上去的时候,着实费了一番力气。

只见杨副局长的腿部有着两块醒目的暗红色斑痕。

看上去,像是胎记。

但是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这不是胎记。

因为胎记是在皮肤表面着色。

而杨副局长腿部的暗红色斑痕,则出现在皮肤下面。

“不正常!”

爱克斯恩表情凝重而严肃,吐出的三个字,更是吓得杨副局长脸色一阵发白。

“让我看看你的眼睑!”

“再让我看看你的指关节、肘关节等关节部位!”

很快,爱克斯恩对杨副局长的体格检查完毕。

“李,如果我没看错的话,杨局长患有血友病。对吗?”爱克斯恩言语间,对李权很是尊重。

完全就是平级间的对话。

仿佛李权也与他一样,属于最顶尖的专家。

“呵呵,您不愧是血液病领域最顶尖的专家。看来这次把您请过来,我应该不会失望。”

李权笑着竖起大拇指。

爱克斯恩也是高兴的笑了。

医术能够得到普通人的认可,对于他这种国际顶级专家来说,一点感觉都没有。能够得到同样是顶级专家的认可,那才会觉得自豪。

发自内心的感到高兴。

“血友病是什么病?”杨副局长觉得自己就像一只小白鼠,摆在这儿任由两位医师做研究。

“这种病比较难以诊断,属于先天遗传的疾病。由于您是男的,再加上病情较轻,所以您即便在医院做过多次检查,也没能发现这种疾病。”

李权解释道。

“血友病有一个很古怪的遗传特点。其遗传方式为性染色体隐性遗传,并受基因控制。如果爸爸有血友病,妈妈没有,儿子就不会得血友病,但是所有的女儿都会携带血友病的基因。”

“携带血友病基因的妇女被称为携带者,她们可能会出现血友病症状,并将其遗传给自己的孩子,他们的儿子患血友病的几率是50%,而女儿则是50%。如果父亲患有血友病,而母亲是基因携带者,那么女儿就会患上血友病。”

“所以,您的血友病传给儿子的机率非常低。但是传给女儿的机率,差不多是百分之一百。”

李权认真的给杨副局长科谱着血友病的遗传特点。

这种匪夷所思的古怪遗传方式,让杨副局长与王红,包括开车的司机,都是听得一愣一愣的。

啪啪啪!

爱克斯恩教授听了后,情不自禁的鼓掌。

“李,本以为你只会针灸。没想到你的医学基础知识这么扎实,比我想像的要更厉害,看来这次我不远万里来华国,是来对了。”

爱克斯恩毫不吝啬的赞赏着李权。

老外就是这样,瞧不起某人时候就会直接写在脸上,体现在言语中。敬佩某人时,同样如此。

说白了,他们的表达方式更直接。

不像本国人民那么含蓄。

“等等……既然我得了血友病,这些年没什么事。我的女儿就算得了血友病也不会有事呀。”

杨副局长到得这时候,已经知道刚才误会了李权。

原来李权并不是要拿他的女儿来威胁他。

而是看出来他得了血友病,善意提醒。

想到这,杨副局长一阵羞愧。还好刚才没有对李权医师做出过份的举动。

“您没事,那是因为您的症状较轻。不过您的女儿可就不好说了。所以,我提醒您一定要小心您的女儿,最好尽快带她去医院做个全面检查。然后进行规范治疗。万一发作的话,这个病的致死致残率都是非常高。”

李权真的是医者父母心,即便刚才被误会了,他仍然尽心尽力的提醒着杨副局长。

“这……你可别吓唬我。”杨副局长额头上的冷汗都冒出来了。

“如果您不信的话,可以自行到网上查询资料,科谱一下。或者请教血液病领域的顶级专家,爱克斯恩教授。”

李权淡淡的说道。

“李说的都是实情。我接诊过不少,死掉的都是发现太晚,没有及时规范治疗!”爱克斯恩严肃的语气说道。

两位医师都这么说了,杨副局长其实早就信了。

“那,那我立刻打电话给女儿,让她去医院接受检查。”杨副局长再也不敢嘴硬,急忙摸出手机打电话。

经历了这件事情以后,车上的几人对李权的本领有了全新的认识。

他们现在也终于明白,李权为什么能够请动爱克斯恩教授了。

因为人家虽然年轻,但是医术方面的实力,确实非常厉害。

只是多看了杨副局长几眼,就发现了杨副局长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发现的隐性疾病。

“李医师,我已经让女儿前往惠尔医院检查。你看到时候能否请你费点心,帮她看看?”杨副局长对女儿疼爱得紧。

一般的医师,他信不过。

李权刚才展露出来的本事,让他觉得请李权给女儿治病更稳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