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医院大门后,李权好不容易拦到了一辆出租车。

一路风驰电掣的赶往东方国际机场。

惠尔医院位于魔都市中心,距离机场有三十多公里。魔都一共有两座机场,东方国际机场属于运营最早的一座机场。

客流吞吐量非常。

除了国内航班,还有大量国际航班。

在有些一线城市,你看到一位外国友人,或许会觉得很稀奇。如果是在某座三四线小城市,遇到一位金发碧眼的外国友人,可能会被当成动物园里的猴子一样围观。

但是在魔都的国际机场,金发碧眼的国际友人满地都是。

黑黑、白人、海归,多如牛毛。

李权即便坐在出租车上,依然不忘看书。

苦心人,天不负。

他为了救苏菲,没日没夜的看钱乙的医书。然后以一颗至诚至善之心,感动天地,最终只用了二十天时间不到,就成功攒满了100点好感度。

最终把幼儿血病专治兑换到手。

这次他要继续奋斗,把治疗白血病急需的五禽戏心法也学到手。

其实学到了五禽戏心法,对李权本人也有着巨大好处。

练习后,不说成为武侠小说、电视剧里面的超级高手,至少延年益寿,强身健体还是没问题的。

一路上还算顺利。

他们走的是高速公路,仅用了不到二十分钟就已经到了下高速的砸道口。只是前面的车已经排成了长龙,都是等着出收费站的。

“现在播放一则交通新闻,通往东方国际航空公司的高速公路出口处,因为发生车祸,造成出收费站的车辆发生拥堵。目前120、交警均已经赶到现场紧急处置……”

出租车的车载广播内,播报着一则最新的交通路况新闻。

李权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现在是八点四十一分,距离九点二十五分已经只剩下四十多分钟了。

但愿前面的交通事故能够快点处理完毕,然后把道路疏通。

否则,他恐怕要迟到。

最担心的就是不能及时赶到机场接机,被一些消息灵通的别有用心之人抢先把爱克斯恩教授给拐跑了。

“师傅,要不我把车费结了,自己走路前往机场吧!我急着过去接人!”李权看着时间一点点过去,前面堵住的车辆长龙纹丝不动。

“哎,那可不行。这里是在高速公路上,行人是不允许下车的,而且也非常危险。再说了,这里到国际机场还有好几公里呢,你步行的话,至少需要半小时以上。”

出租车司机赶紧劝阻。

“这不是堵住了吗?我走旁边的路肩上,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李权是真的着急。

“小伙子,我知道你肯定非常着急,不过高速上全程都有摄像头。真不能下车,否则我会被记分罚款的。我一家老小就指望着我跑出租挣的这点钱,你行行好,按住耐性再等等行不行?哪怕我把你送到机场后,不收你的钱都行。”

出租车司机四十多岁,接近五十岁的样子。

这个年纪的男人非常不容易,上有老人需要赡养,下有儿女需要供养读书。一般来说,到得这个年纪,父母的年纪至少也是六十岁往上走。

老人超过六十岁,各种疾病就找上门来了。

治病住院得花钱呐。

儿女读书的开支同样不小。还有家里的各项开支,每一分钱恨不得掰成两半来花。

这位出租车司机正处于人生中,经济压力最大的一个年龄段。

这也是他会哀求李权别下车的原因。

万一被记分、罚款,一天的车就白跑了。

“行,师傅,我不为难你!”李权没有再提下车的事,索性坐在车里耐着性子等待道路恢复正常。

出租车司机对他千恩万谢。

不时在出租司机共享群里问问前面的路况怎么样了?

半个小时后,前面传来好消息,道路终于已经疏通。

车流开始缓慢向前移动。

李权看着时间一点点逼近九点二十五,他很无奈。

当出租车驶出收费站,已经是九点二十五分。

李权不禁感叹,人算不如天算,接机肯定要迟到了。

还是准备工作不够充分。

本来想着从医院到国际机场,一切顺利的话最多有半个小时足够了。

他八点过一点点就从医院出发了。

心想着,有将近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就算路上堵车也够用了。谁能想到还真堵上了。而且一堵就是四十多分钟。

他拿出手机赶紧给爱克斯恩打电话。

“对不起,您呼叫的电话号码已关机……”

李权一阵无语。

爱克斯恩留给他的电话号码是米国号码,现在打过去关机,也不知道是因为坐飞机必须关闭手机,还是因为爱克斯恩的手机没电了。

联系不上,这可真是让人头疼啊。

偏偏李权还迟到了。

终于,出租车一路飞驰着把李权送到了东方国际航空机场。

“师傅,多少钱?”

“小伙子,因为路上堵车,导致你接机迟到了,我非常过意不去。车费就不必了,你赶紧去接人吧。”出租司机歉意道。

“嗨,你靠这个养家糊口,我哪能白坐你的车呢?多少钱?赶紧说,我是真的赶时间。”李权自然不可能白占人家出租司机的便宜。

“真不用,你赶紧走。我好去拉下一趟客人。”

出租车司机态度还挺坚决的。

“那我付你两百块好了,多了算我请你喝茶。少了的话,算你对我的一点弥补。”李权摸出两张百元大钞扔进副驾驶,转身就跑。

“嘿,小伙子,回来回来,就算你真要给,也用不了这么多。”出租司机在后面大声喊道。

“师傅,我赚钱比你容易,收着吧!”

李权的嘴角浮现出笑容。

长这么大,头一次打赏别人小费。第一次当‘土豪’,想想都觉得很开心。

他也确实比出租司机赚钱容易。

另外,司机的善良与诚信,也让李权付车费时格外慷慨。其实他知道,三十公里的价格,应该是一百块左右。

高速过路费要额外算。

总共的实际车费可能是110的样子。

等于打赏给了出租车司机90元小费。

李权很乐意。

以后等他有钱了,遇到一些他觉得善良或诚信的行为,又或者弘扬正能量的行为,他会非常乐意给对方一些金钱奖励。

看着机场来来往往的人,李权一脸懵B。

他从没见过爱克斯恩,天知道爱克斯恩在哪呀?

赶紧给何有龙打个电话问问。

“何哥,我刚才赶往机场接机时路上堵车,现在才到。爱克斯恩的电话提示关机,你有爱克斯恩的照片吗?还有,他乘坐的航班是哪一班呀?”

李权拨通何有龙的电话后问道。

“行,我立马通过微信发给你。”何有龙的办事效率一流,挂断电话后没两分钟,照片发过来了。

是何有龙给爱克斯恩等人办理签证、订机票时获得的人物照片。

还有机票的航班信息。

爱克斯恩这次一共带了十二个人过来。也就是说,包括爱克斯恩在内,一共十三个人。

李权把十三张照片全部仔细看了一遍。

然后赶紧跑进机场的航站楼,查看大厅电子信息屏幕上的航班数据。

上面显示爱克斯恩他们的航班上午9点25分准时到达,是三号出口。

现在已经是九点四十多了。

过去了将近二十分钟,但愿爱克斯恩等人还没有被接走。

李权赶紧跑向三号出口寻人。

只见三号出口处围满了人。其中就包括李权认识的一些熟人。

闵副院长赫然也在这里。

除了闵副院长,还有与李权有仇怨的马旺财,带着汪秘书与两个白领妹子,赫然也在场。

那两个白领妹子李权依稀还有点印像。

那次他去马旺财的汉古集团签代言合同,出来的时候,就是这两个白领妹子在后面非议他。说什么他是关系户,走后门进公司的。

另外还有一批人马属于远洋医院。那些人里面,李权就只认识许天高与孙大圣两人。其他人,一个都不认识。

站在许天高旁边的一个高挑美女,气质冰冷,相貌、身材都是极为出众。

穿着白色的小西装、黑色高跟鞋,戴着一块知性优雅的黄皮带腕表,淡施脂粉。整个人看上去让人赏心悦目。

她站在那儿,就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没想到远洋医院居然有这么漂亮的美女。可惜这个美女有点冷,眼神也是特别高傲。

仿佛一座冰雕美人立在那儿。

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孙大圣的眼睛不时的瞟向那个冰山美人。只差没流口水。

也不知那个冰山美女是什么身份?

再往另一边看过去,省人民医院的人马也过来了。

虽然省人民医院有也年轻女性,但是与远洋医院的那位身材高挑的冰山美人完全没法比。

李权的目光挪动,他发现还有一批人马,为首的男子挺着个大啤酒肚,看上去甚有威严。后面跟着的人一个个都像是官方人物。

“卫生局的大员们也来了?”

李权一看那位啤酒肚男子后面之人举的牌子,不禁心头惊诧。

“有点意思,三家本省的顶级三甲医院全部派人来接机。还有卫生局的领导也亲自过来接机。来的到底是什么身份的大佬?”

李权的目光再次移动,落到了被这几方人马包围的中心圈。

有着十几位金发碧眼的男女,用警惕的眼神看着这几方人马。

双方的表情有意思极了。

那十几位外国友人把这几方人马当成虎狼一样防备着。而这几方人马则一个个腆着脸,堆满谄媚讨好的笑容。努力与那十几位外国友人用黄文交谈着。

只是很可惜,无论是卫生局的领导亲自出马,又或者许天高这位知名专家亲自上阵,甚至连美人计都用上了。

那位冰山美人上前交谈,也是毫无作用。

也可能是国家不同,审美观有所差异。

本国人觉得漂亮的女人,米国人不一定喜欢。在这些外国人眼里,那位冰山美人的颜值可能也就七八十分。

当然,也可能外国友人们害怕被‘拐卖’,所以不敢轻易相信任何人。

老老实实的坐在这里等着真正的接机人到来。

这群外国友人看上去可怜兮兮的。

李权看清他们的面容时,眼睛顿时亮了。脸上更是露出开心的笑容。

原本紧绷的神级松缓了许多。

还好来得及时,并没有让人截胡。

“让一让,请让让!”

李权努力想要挤进去。

“哪来的乞丐?在这里挤什么挤?”

有人打量了李权两眼,发现他穿着一身地摊货,与机场内的乘客们形成强烈反差。他怎么看都像是社会最底层的穷苦大众。

骂李权是乞丐的人,属于马旺财一方的人马。

“我来接人的,请让让!”李权强忍着怒气,再次大喝道。

其他人闻言,都是纷纷开始转头打量李权。

“咦,怎么会是这小子?”

许天高的目光一缩,他没想到在哪都能看到李权的身影。

这次几家大医院通过各自的渠道,得了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米国最著名的血液病研究团队,集体组团来了华国。

各大医院的院长们,怎肯错过这么好的机会?

只要把这些米国的著名专家团队,邀请到本院,哪怕只是喝杯茶,参观一下。对外也可以大肆宣传一番,立刻让本院的知名度上升一个台阶。

所以,一大清早,各大医院都派出了专员前来接机。

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要把人接回去。

卫生局的领导同样消息灵通,这么一大批重要的米国专家组团来访,官方肯定要好好接待啊。

于是乎,好几批人马,都派出了身份不低的人员前来接机。

算是高规格接待吧。

可惜早早的赶到机场,等到这批外国专家从飞机上下来。想着接他们回去,人家警惕得很。把他们这几批人马当贼一样防备着。

这几波人马非常无奈。

走是肯定舍不得走的,只能磨。

一个个都是抓耳挠腮的想着主意。

许天高一想起前阵子,惠尔医院连着把好几位远洋医院治不好的脑出血病人给治好了,他的表情就有些不自然。

而那位治好那些超高难度脑出血病人的真正圣手,就是眼前这个穿着一身地摊货,其貌不扬的青年。

“啊……这,这不是汪秘书的亲戚吗?”汉古集团的两位女白领看清李权的容貌后,不禁惊呼道。

汪秘书此刻就在现场,闻言看向李权。

随即,面皮抽了抽,对两名女白领喝道“不知道就别瞎说,我与他可不是什么亲戚。就只是上次准备找他代言而已。”

说完后,汪秘书偷偷察看老板的脸色。

这两个女白领不知道马旺财与李权闹翻了,汪秘书可是非常清楚。

要真的让马旺财以为李权是汪秘书的亲戚,肯定会产生误会。

这也是汪秘书急忙出声澄清的原因。

“原来上次汪秘书亲自请这个青年来公司,是为了请他代言!还以为是个关系户呢!”两个女白领吐吐香舌,对李权不由产生了一丝好奇。

汉古集团请人代言,不是应该请一线明星、顶级医院的知名专家吗?

为什么要请一个看上去普普通通的青年代言?

她们没敢再出声,而是静静观察。

马旺财看到李权时,眼睛微眯,隐有寒芒在目中窜动。

“李医师别来无恙啊!”马旺财主动打招呼道。

“嗯,托马总的福,我暂时还活得挺好。想必马总最近也是日子过得极好,满大街都看到了汉古集团的减肥药广告。啧啧,这可是热门生意啊,想必马总一年赚它几百个亿,那是轻轻松松吧。”

李权看都没看那个骂他是乞丐的男白领一眼。

直接就与马旺财对上了。

刚才骂李权的男白领,这时候才明白,被自己瞧不起的‘乞丐男’,居然与自家老总认识。

而且听上去,两人怎么像是同一级别的大佬在对话?

只是这个青年怎么看都不像是个亿万富翁啊。

“哈哈,李医师这嘴比抹了蜜还甜。那我就借你吉言了。”马旺财还真是不要脸。居然就这样生生受了。

李权心中冷笑,别着急,等到自己与何有龙合作的减肥药一上市,马旺财寄予厚望,想要赚好几百个亿的减肥药,就准备全部留着马旺财自己吃吧。

“李权,你不在医院上班,怎么跑这里来了?”闵副院长本来就与李权有些不对付。

现在看到李权公然旷工,跑来机场,他的脸色一沉。

当众喝斥李权。

“我已经跟医院请了事假,过来机场接人。”李权解释道。

“上班岂能随意请假?你要接的人又不是三岁小孩子,他自己难道不会回去吗?真是。”闵副院长瞪着眼,威严的继续训斥着李权。

“闵副院长确定真不需要我给那些人接机?”李权的嘴角浮现出讥诮表情。

他已经发现闵副院长要接的人,正是自己从国外请来的爱克斯恩等人。

爱克斯恩只认李权一人。

只有李权能接得动,闵副院长便是跪在地上给爱克斯恩等人当奴才都没用。

“屁话真多,你要接的人关本院长什么事?现在命令你赶紧回医院工作。等会回去后,我肯定还要处理你。”

闵副院长冷声道。

这次自认为抓住了李权的把柄,他还真是一点都不手软。

“呵呵,还要处理我?要不闵副院长现在就给谭院长打个电话好了。就说我上班时间,请假跑来干私活,要狠狠罚我才行。”

李权笑着道。

“别跟本院长嘻皮笑脸。以为谭院长护着你,本院长就不敢罚你吗?”闵副院长拿出手机,对着李权拍了两张照。

这是收集证据。

李权的脸上一点惊慌表情都没有,反而用那种让人想要拍死他的嘲讽表情看着闵副院长。

“拍完了吗?”李权笑嘻嘻问道。“记得把证据留好了,回了医院,一定要拿出来罚我。”

在场的众人这回算是明白了李权的身份。

看来这个青年是惠尔医院的医师。

只是这个年轻医师也太狂了,竟然敢跟副院长对着干。

那个冰山美女忍不住打量了李权两眼。总觉得这个青年有些眼熟。偏偏一时又想不起来。

“等着。”闵副院长的一张脸被气得铁青。

李权也太不给他面子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公然在他面前叫嚣,狂妄无边。

他这个副院长的威严,直接扫地。

李权没有再理会闵副院长,而是挤进去,径直走向十三位外国友人。

“嗨,爱克斯恩教授!莱斯特咪吐!”

李权的英语口语一般般,简单交流完全没问题。

好歹是个本科生。

“你,你是李?”

爱克斯恩教授居然会一点简单的英文。

这让李权感到十分意外。

而且一见面,打过招呼后,爱克斯恩教授居然把他认出来了。

“原来您会中文呀,不好意思,刚才我赶来接你们时,路上堵车,所以担搁了。 welcome !”李权看向所有的外国友人,笑着对他们表示欢迎。

这次来的外国友人,有男有女,有年长者,也有年轻人。

“李,你的中医医术很神奇!一会能让我们见识一下吗?”

一名金发碧眼的外国女专家直接期待的看着李权问道。

老外就是直接,一点都不客套。

李权反而更喜欢与这样的人打交道。

“OK!”

李权笑着点头,自信而大方得体。

身上即便穿得寒碜又怎样?周围的这些头头脑脑们,哪个不比他穿得光鲜亮丽。可是有什么用?

爱克斯恩等人鸟都不鸟他们。

反而李权一出场,就与李权友好热情的交谈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