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没有得到庞主任的授意,这名骨科的男医师也不可能在上班时间出现在医院图书馆这种地方。

李权暗自观察着这位叫高小俅的男医师,总觉得此人像蛇一样阴冷,而且脸上的表情中透出一种掌控局面的强大自信。

可以肯定,这人想要对付李权,怕是蓄谋已久。

“你现在举报我,是想要把我赶出惠尔医院?”李权决定继续探一下这人的底。

有一件事情让他感到非常疑惑。

就算急诊科增设特色骨科抢走了骨科的部分业务,但是庞主任不可能不知道李权在惠尔医院的隐性地位。如果连这个都不知道的话,庞主任也不可能坐稳骨科主任的位子。

特别是骨科的业务不断下滑,每年开医师大会,骨科都要挨批。

可是批评归批评,庞主任的主任位子却是岿然不动。

足以说明庞主任这个人很不简单。

急诊特色骨科诊室开设后,李权总共也就在那里工作了一天。就算真抢了骨科的业务,那也非常有限。

庞主任那么精明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为了这么点蝇头小利来对付一个惠尔医院的红人?

“哼,你也不必套我话,像你这种不干活,白拿医院工资的柱虫,每一个医师都想要把你清理出去。”高小俅说话期间,低头摆弄着手机。

李权猜测这家伙应该在给谁发信息。

医务科的汪科长迟迟没有出现。

汪科长是个人精,以前李权还没扬名立万的时候,杜甫副科长与闵副院长联手对付李权,汪科长一次都不曾卷进去。

你以为这是巧合?

这绝对是汪科长精明、谨慎。

李权现在的隐性地位,可能底层的医师并不知道李权有多厉害。但是医院的高层们,绝对清楚。

高小俅要借汪科长之手对付李权,汪科长那么精明的人,迟迟不过来,也就能够理解了。

他又不傻,自然不会被人拿着当枪使,趟这浑水。

“好狗不挡道,让开!”

李权可没有闲功夫与这个太监之子多纠缠。他还急着赶回病房用新学会的幼儿血病专治,给苏菲治病呢。

想要举报他没问题,尽管去举报好了。

这个傻B以为李权每天都在这里偷懒,压根不知道李权的另一重身份。

李权可是新成立的中医研究科室第一研究员。

这个科室刚成立不久,尚处于试运行阶段,医院害怕中医研究科室做不出成绩,所以暂时没有对外公布。因为成立这个科室时,刘教授可是与闵副院长、谭院长等人立下了军令状。

如果一年做不出成绩,中医研究科室解散。

要是惠尔医院现在对外大张旗鼓的宣布,到时候面临取消,不就等于打自己的脸吗?

所以对中医研究科室的宣传,一直非常谨慎。

目前只有医院的高层知道。

很可能就连科室副主任都有人不知道中医研究科室这件事。

至于这个科室有哪些成员,外人就更加不清楚了。

高小俅自以为抓住了李权的把柄,费尽心机的拍了一大堆的照片与视频当证据,注定只能自取其辱。

“心虚想逃跑?我知道,你天天不做事照样拿工资,肯定有人罩着你。不过今天没人能罩得住你,也没人敢罩你。”

高小俅仍然拦在李权面前,不让他走。

“再说一句,滚开!”

李权这次是真的怒了。

“怎么?还想打人不成?有种的你动我一下试试。”

高小俅的手机摄像头对准了李权,脸上露出浓浓的蔑视表情。

他好像在故意挑衅,想要让李权动手打人。

“大家都看看啊,李权不但上班时间躲在医院的图书馆偷懒,被我抓了现形,他现在恼羞成怒,还要打人……嗷——”

高小俅的话还没说完,就发出变了调的嚎叫声。

一张脸瞬间变成了绀紫色。

因为太过疼痛,绀紫色的脸孔直接扭曲。

“狗娘养的,你敢踢我?”高小俅一只手紧捂着要害部位,刚才被李权一脚差点给踢废。他这个太监之子的名号怕是要坐实了。

他现在的姿势就是身子前倾,弯着腰,扬头阴狠的瞪着李权。

啪!

一记大耳刮子,狠狠抽在他的脸上,后槽牙都给打松了。

“王八蛋,你敢打我的脸?我跟你拼了!”高小俅被李权这一耳刮子抽得耳朵嗡嗡作响,半边脸都麻木掉了。

啪!

又是一记大耳刮子抽过去。

同时,李权抢过手机,狠狠摔在地上,用力暴踩。

“敢骂我妈,就是这个下场!”

李权从来就不是一个老实人。他只是本份而已。

绝大多数华国人都与他差不多,骨子里充满血性,永不倔服,平时待人温和、谦让有礼。但是真的被人欺负到头上来了,那就敢玩命,敢奉陪到底。

不惹事,也不怕事。

要是被高小俅这般挑衅、欺负,李权还没一点表示,那就枉为华夏男儿。

该有脾气时,你还像个球,那别人就真的会拿你当个球来把玩。

委屈了自己,成全了别人,还要被别人骂成是傻子。

李权绝不当那种所谓的老好人,老乌龟。

“老子弄死你!”

高小俅要害部位挨了一脚,痛得半死。现在又挨了两记大耳刮子,长这么大,就没吃过这么大的亏。

他也没料到李权看似斯文随和,真的敢动手打人。

他像疯了一样,操起书架上的书狠狠砸向李权。

“自寻死路!”

李权一闪身避开砸过来的书,然后错身迎上前,一记膝顶撞在高小俅的肚子上。

论打架,李权可是农村的苦孩子出身,又怎会怕了这个高小俅?

肚子是人体最脆弱的部位之一。

练过的专业人士,腹部承受击打能力可能非常强。

没练过的,轻轻一拳就足够把人打得蹲地上流眼泪了。

这一记膝顶,直接导致高小俅失去战斗力。

李权抓着高小俅往旁边一摔,把他摔在地上。

不过高小俅也是个狠人,趁机在李权的脸上挠出四道血印子。

一个男的,居然留这么长的指甲,李权暗骂这货是个人妖。

脸上被指甲挠出的伤口有点深,绝对出血了。

火辣辣的疼。

他没有再理会高小俅,而是又捡起高小俅的手机,狠狠摔在地上。

这次,直接把手机摔成一堆散落的零件。

存储卡、芯片,一阵暴力的猛踩。

直到它们成为碎片,李权这才停止破坏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