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这次诊脉术获得的信息流非常庞大,李权花费了足足近半个小时,才慢慢将它们消化吸收。最终转化为自己的知识。

他查看诊脉术。

【诊脉术,大师境2.7%。】

看到这里,李权禁不住一阵无语。大师境的晋级难度实在太恐怖了。

100点技能点,才增加1%的经验值。

也就是说,以后他每诊断十位病人,才能增加1点经验值。需要诊断足足一千位病人,才能让诊脉术升级到更高的境界。

李权还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

比如诊脉术是从孙思邈那里兑换到的。他在阅读钱乙的这本手札时,发现钱乙对脉法的理解,有很多地方与孙思邈有很大不同。

怎么说呢,就好比同样一个应用题。

有人可能用加法做出来的。

有人可能用乘法做出来。

解题方法与思路可能截然不同。不过最终的结果,基本一致。

也就是说,每一位神医诊脉都有自己的一套理论与技巧。不过他们诊断同一个病人,诊断出来的结果基本相同。

另外,李权通过这次学习,也补足了自己在儿童诊脉这一块的短板。

儿童的脉法,与成年人有较大差异。

如果不是这次阅读钱乙的脉法笔记,恶补了一番儿童脉法知识,他今后给儿童诊脉,很可能出现误诊。

估计这也是当他读完后,给他增加了1000点诊脉术技能点的原因。

大师境的诊脉术,即便放在古代,那也是名扬一州的名医了。

如果用现代医师的级别来衡量,那就相当于主任级别的医师。

对于任何一位中医来说,诊脉与医理是两大重要基础,是大道修炼方向。其它的都是旁门小道。

诊脉术对中医非常重要。

因为古代的时候连听诊器这种最简单的医疗设备都没有。诊病最强的手段就是切脉,探究病人的脉数。

有那厉害的古代中医,给病人诊脉几分钟,比现代做一个全身大检查还要更准确。

李权欣喜的感受着晋级大师境以后的诊脉术。

他发现自己的望诊术虽然没有升级,但是当诊脉术升到大师境以后,他彻底跨入了诊断欲病之病的门槛内。

以前只是偶尔触摸到这一门槛。

现在则是彻底跨进了门内。

也就是说,他只要给病人把把脉,就能发现这个病人即将发生的病。

可千万别小看了这个本事,它非常有用。

可以防患于未然。

在病人的病即将发作前,提前诊断出来,便能以最省力的办法将其治好。

这就好比是森林火灾,有人安全意识差,随手扔了一枚没有踩灭的烟蒂在森林内。这个时候,由于尚未烧起来,很难发现这一隐患。

如果有人能够提前发现,并且意识到这可能会形成一场森林大火,及时将它踩灭。

那是最省事,最轻松的办法。

轻易就将一场森林火灾消弥于无形。

可惜现实中,很少有人能够提前发现这一隐患。往往要等到那枚未熄灭的烟蒂引燃了周围的柴草、枯枝、落叶,然后烧了起来。并且快速蔓延,形成滔天火势。

这时候才容易被人发现。

不过已经迟了。

扑灭已经形成的火势,往往需要花费几百倍,几千倍的人力与巨大的财力、物力。这个损失是非常大的。

李权现在拥有的这种提前诊断欲病之病的能力,就相当于能够提前发现山火的隐患点,将之扑灭。在今后的行医生涯中,必定可以拯救许多的病人。

真正造福人类。

他抬头看了一眼熟睡中的苏菲,此刻已经是深夜十点多,整个医院都非常安静。

由于她的病情未能得到控制,白血病细胞在她的身体内疯狂繁殖。她的身体迅速消瘦,并且出现骨痛、出血、低烧等症状。

李权的心中一直抱着强大而坚定的信念,排除万难也要与天争命,在她的病情彻底恶化前,学会钱乙的血病专治。

再过几天,她就可以进行第二次化疗了。

这次应该会进行联合化疗。

不过李权并不敢抱有太大希望。

面对女友的生命,他不敢有任何侥幸。必须做两手准备,甚至三手,四手准备。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万无一失。

所以,他誓要兑换钱乙的血病专治医术的信念,从未动摇过。

即便到时候何有龙或者是苏炳然请来了外国的专家,李权想要学习血病专治的信念依然不会动摇。

十一天时间过去,何有龙那边暂时还没有动静。

估计外国专家是真的难找,难请。

何有龙做事一向稳重,这次帮李权的女友请外国专家的要求肯定会定得特别高。普通的外国专家,他肯定瞧不上眼。

那种医术一般的外国血病专家,就算花费巨资请过来了,也纯粹只是浪费钱,浪费时间。

对苏菲的病情有百害而无一利。

“老天爷,现在只求你让苏菲多活一些时间,我愿以至诚之心感到苍天,为救女友,即便再苦再难,亦誓死不回头。”

李权看着熟睡中的女友,眼神特别柔和,表情也是格外温柔。

铁血男儿不但有侠骨,更有柔肠。

苏菲就是他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我得抓紧时间继续看书,相信一定能成功把血病专治学到手。”

李权恨不得永远坐在床边这样凝视着床上的睡美人一辈子。恨不得时光能够永恒。

人生最大的幸福就是能与爱的人斯守在一起,相互陪伴。

现在他必须把有的时间都花费在阅读钱乙的医书上。

这本《颅囟经观后手札》的脉法部分已经看完了。接下来是病证部分。

“有一男童四岁,目光呆滞,整日只会“咿咿呀呀”,无法完语,智力与半岁婴儿相当……”

李权读了一段,发现病证这一部分,写的就是一个个病人例子。

有完整的病情描述,后而还有医理辩证,以及开方治疗等等。

李权发现这个病例的前部分,写的药方是颅囟经原著的药方,而后而则是钱乙本人进行的医理论证,开出的药方截然不同。

这个病例大概占据了将近一页的内容。

读起来,李权发现并不是特别吃力。

至少能看得懂。

唯一要理解的就是原著的医理,以及钱乙本人的医理。然后李权还要自己思考一下,有没有更好的办法医治。

前面的两位作者写的医理,还有开出的药方,是否恰当?

仅用了半小时不到,就看完了一页。

这个速度比阅读前面的脉法章节,简直快了十倍都不止。

要是一直按照这个速度阅读下去,估计最多有个三四天就能把整本书读完。

这无异于给了李权一剂强心针,他的干劲更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