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高远相比,他在学术方面或许并不拔尖,但是胜在基础扎实。

还有就是心态上面有天然的优势。

高远一心追逐名利,替病人着想的心思也就少了很多。

李权淡泊名利,有着一颗医者仁心,首先考虑的就是病人。

在一些关键时候,李权的这种心态可以很好的保证手术的安全。相反,高远看似牛气哄哄,但是因为名利心过重,极容易在手术时出事故。

从长久的发展来看,李权更稳。

高远这种人,出名容易,栽跟头也容易。

“从我选的那处位置下刀,刀口距离子宫的位置是远了,但是胜在安全。说句自大一点的话,即便是我这种只有一年实习经验的新手,也有九成以上把握安全的做完子宫肌瘤切除手术。你们看ct造影,肌肉瘤的位置在这里,从我选定的位置斜着切个口子,然后撑开,是不是可以很好的避开胎儿,直接剖开子宫,把瘤子割干净?”

“另外还有一个好处。肚皮很薄,子宫割开后肯定会有伤口。随着胎儿长大,很容易导致愈合的伤口崩开。这个位置就不同了,有着大腿肌肉支撑,受压能力强得多。”

李权一席话,听得所有人都沉默了。

唐晗、吴兰等人,看向李权时,眼中充满了敬佩。

“李权,真有你的。平时看起来不显山不露水,没想到你的功底这么扎实,而且目光长远,还想到了手术以后,胎儿长大带来的不良后果。怪不得老师说你选的下刀位置最佳。就一个字,服。”

韩东对着李权竖大拇指。

就连躺在床上的病人,都对李权歉意的笑道“小医生,刚才对不起啊,是我误会了您。”她现在才明白,被她认为不靠谱的这个年轻实习医生,原来很靠谱。

反倒是那个说得头头是道的高远医生,目光短浅,考虑过于片面狭窄。

“高远,现在你知道为什么不能从你选的位置下刀了吗?你们都给我听好了,任何时候,病人的安全都是第一位的。做手术也好,治病也罢,绝不能图省事,更不能贪图虚名。”

刘教授做了总结发言,让每一位实习生都是深深受教。

高远更是羞愧的低下了高傲的头颅。

他看向李权的目光,变得更加阴冷,像毒蛇一样阴寒恶毒。

嫉妒是一种病,得治。

……

接下来的手术,由刘教授亲自操刀,任医师当一助,李权当二助。剩下的人旁观学习。

完成的非常顺利。

最后缝皮的时候,本来应该由任医师来做。

刘教授居然交给了李权。

他在旁边亲自指点,教会了李权一些很实用的缝皮技巧与注意事项。

这场手术最后取得圆满成功。

李权又小小的露了一把脸,刘教授对他的印象越来越好。

对病人交代了几句后,刘教授带着大家出去。

剩下的事情,会有护理部的护士来接管。

“任医师,你是胡女士的经治医师,这几天一定要严密注意胡女士的情况。特别是胎儿的胎心、胎动,还有胡女士的血压、心跳等,都要全天候监视。”

刘教授摘下口罩,叮嘱着注意事项。

剖宫手术,容易发生大出血,甚至是血栓。又或者伤口感染等等。

胎儿才25周多,极为脆弱,剖宫对它的影响也是极大。

这就好比种一颗种子在土里,它刚发芽没多久,就把它周围的土壤挖动了。搞不好,它就会死掉。

“刘教授,您放心,我会随时留意的。今天辛苦您了。”任医师严肃的表完态,又向刘教授道谢。

她是经治医师,但是这种高难度的手术,她根本没能力完成。

所以只能请了刘教授操刀。

一般来说,下级医师请求上级医师帮病人手术,上级医师一般不会拒绝。

不过必要的感谢还是需要。

因为上级医师完全可以找理由推脱掉。

就拿这次的手术来说,刘教授帮忙做手术,治好了胡女士的病。任医师得到的好处很大。

对外宣传时,病人会说我的病是惠尔医院的任医师治好的,她的医术可高明了。

医院内部考核业绩时,会算成是刘教授与任医师一起治好的高难度病例。

你看,任医师本来是无法治好胡女士的病,因为她的技术达不到。现在请了刘教授帮忙,问题解决了,她的业绩、名望,全都收获了。

所以,收获最大的人是她。

她向刘教授道谢,一点都不为过。

一行人打开手术室的门,刚走出去,就看到外面的走廊上站着两个警察。

李权暗自纳闷,难道这位胡女士的亲属是警察?

“请问谁是李权?”

那名年长的警察迎上前开口问道。

“我就是!”李权不明白警察找自己有什么事?

他仔细想了想,好像没做什么坏事,所以并不慌。

莫非是之前那个小男孩的父母报警了?

“请跟我们走一趟,我们怀疑你与一起盗窃案有关,需要你配合调查!”中年警察的话音刚落,李权便感到肩膀一沉。

一只强有力的大手,扣在他的肩膀上。

只要他敢反抗,估计中年警察立刻就会给他一个擒拿术,把他放倒在地。

“警察同志,你们会不会搞错了?我是一名医生,怎么会与盗窃案有关呢?”李权不敢乱动,只能努力解释。

刘教授等人全都是震惊的看着这一切。

谁也没想到,最近这两天表现格外优秀的李权,居然与盗窃案有关。

唐晗的美眸睁得老大,惊讶极了。

高远的嘴角满是幸灾乐祸的笑容。他与李权在医学上的争斗,连连失利丢分。可说是一败涂地。

现在,李权居然成了一名小偷,简直就是老天爷在帮高远。

只要罪名落实了,李权别说是留在惠尔医院,就算以后到小医院当医生都别想了。

没有哪家医院会招收有案底的人当医生。

可以说,李权的前途彻底毁了。

“警察同志,我与李权是同学,也是同事,我对他的为人很清楚。他绝不可能偷东西,去年在学校的时候,他捡到一块价值三万多块的手表,还交给老师了呢。”

韩东也在主个关键时刻,挺身而出,替李权辩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