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权把事情的经过简单述说了一遍。

“那个女孩的父母真是眼瞎,放着李医师这么好的女婿不要,还一心非要找个金龟婿。以李医师的这款减肥药价值,要不了一年,李医师的财富就能秒杀无数的富二代、社会精英。”

张秘书听了后,不由愤愤的骂着苏菲的父母愚昧无知。

“不就是要钱吗?李医师,如果您拿我当朋友,请让我帮您撑个场面。我与您一起参加您女友的生日宴会,到时候我将尽全力撮合你们俩的婚事。”

何有龙可是魔都绝对的大佬。

有他出面给李权撑这个场,到时候苏菲的父母怕是要吓得钻桌子底下。

“这……”

李权不好意思让何有龙帮这个忙。

因为何有龙非常忙,身份也是特别尊贵。想要请何有龙吃饭的大人物多得很,十个怕是有一个请得动何有龙就算不错了。

现在让何有龙陪着他去镇场子,真是委屈了何有龙。

“别这呀那的啦,合作伙伴本就应该精诚合作,共同攻克一个个难关。这也算是咱俩合作前的一次磨练吧。”何有龙不容分说,直接让李权报酒店地址报出来。

李权无奈,只得告知地点在紫皇宫大酒店。

“小叶,立刻赶往紫皇宫!今天我倒要看看,谁敢瞧不起我的合作伙伴。”

何有龙尽显霸气。

“好嘞!”

叶候暗自心惊。老板这是要替这位李医师出头了。

也能看出这位李医师在老板心目中的地位极重。

只怕那个女孩的父母,还有邀请的那些富二代、社会精英都要倒霉喽。

叶候的脸上露出略有些兴奋的表情。

他可是非常期待到时候的劲爆场面。

……

紫皇宫大酒店乃是魔都最顶级的五星级酒店。听说当年要不是因为做足浴业务时严重违规,受到过降级处罚,以它的配套设施与服务标准,早就可以评上七星级酒店了。

住七星级酒店,却只需要支付五星级酒店的花费。

也正是凭这一点,牢牢抓住了无数消费者的心。

紫皇宫酒店的生意那是出了名的火爆。

一席难求。

想要在这里订酒席,光有钱还不行。起码得提前一个星期才能订到。

如果想要订二楼以上的包厢、会议室、总统套房,那就更是需要提前半个月,甚至一个月预订。

大酒店一楼大厅,属于普通消费层次。

此刻,苏炳然夫妇正在宴请众多的宾客,为他们的女儿苏菲庆生。

一个个富二代、官二代、社会精英都是衣冠楚楚,盛装出席。

他们拨冗前来参加苏菲的生日晚宴,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追求今天的主角——苏菲,抱得美人归。实现财色双收。

因为苏炳然邀请这些人年轻精英的时候可是早早的放出了风声。

要在生日宴会上为女儿寻一良配,择日成婚。

到时候,他将赠送一笔不菲的嫁妆。

身为今日宴会主角的苏菲,正一脸焦急的朝门口张望。她都快急死了。

从早上开始,给李权发了多条信息,一条都没回。

打电话也没人接。

面对一个个目光贪婪,有如饿狼般的青年俊杰,她很害怕。

她对自己的父母非常了解。

只要李权没来,他们必将把自己强行婚配给别人。

到时候,她只有两个选择。要么答应,要么离家出走,与父母亲人断绝关系。

这两个选择都是她不愿意的。

当她邂逅李权,并且深深爱上李权时,心中就有了一个坚定不移的想法。

择一人深爱,等一人终老,与他携手共渡余生。

苏菲早就选好了,那个人就是李权。

现在,她只有一个并不过份的要求。就只想心中的情郎能够有勇气来参加她的生日宴会。即便李权没有赚到十万块钱,那也没关系。

到时候,她哪怕下跪哀求父母,也要让他们答应与李权的婚事。

“时间已到,开席吧!”

苏炳然抬腕看了看手上戴着的名表,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已经过了六点,那个穷医生还没出现。

看来是不会来了。

一个星期赚到十万块,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让那小子知难而退,这是最好的结局。

“爸,要不再等等吧。”苏菲低声求道。

“等什么呀?让我们这么多人等那个穷小子一个人吗?你看看在座的哪一个不是社会名流,哪一个不是精英?这么多青年才俊,我就不信你还选不中一个。”

苏炳然断然拒绝了苏菲的请求。

“服务员,开始上菜!”

“好的,苏先生!”

服务员当然只听苏炳然的。这些酒宴的钱,都是苏炳然支付。

“各位嘉宾,各位亲朋好友,我非常感谢各位前来参加小女的生日晚宴。今天是小女二十二周岁。都说儿大当婚,女大当嫁,小女也到了该出嫁的年纪。今天呢,小女将在众多年轻男性宾客当中挑选一位如意郎君。在场的小伙子们,还请拿出你们的勇气,勇跃参加各个互动环节。”

苏炳然的话音刚落,全场立刻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

“好!”

“好!”

“噢——”

参加宴会的年轻宾客们一个个大声叫好,欢呼。

“先上生日蛋糕!”

话音刚落,灯光变幻,彩光流转。

一名酒店的服务员推着高达十几层的生日蛋糕缓缓走来。

他的脸上带着灿烂笑容。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走近以后,他对着苏菲唱生日祝福歌。

当他唱完后,一把摘掉头上的白帽子,脱掉身上的服务员衣服。

赫然变成了一个穿着西装,帅气逼人,衣冠楚楚的帅气青年。

“苏菲,祝你生日快乐!这是我特意提前为你预订的生日蛋糕,喜欢吗?”男青年目光灼热的盯着清纯美丽的苏菲。

“洪颜俊,怎么会是你?”

苏菲惊讶的看着这个从服务员变成帅气社会精英的青年。

“感到很意外吧?我可是接了苏伯伯的电话,特意从国外赶回来给你过生日哦。那个赵杰的事情,我也听说了,那人真是无耻。明明得了艾滋病,还吸毒,居然还想要来祸害你。据我得到的消息,他因为染上了毒瘾,又四处高消费,鬼混,早就欠了一屁股债。”

“前不久回来就是想要与你闪婚,然后骗光你家的钱财。”

洪颜俊一脸愤慨的说道。

“苏菲,我是真的喜欢你,很早以前就喜欢你了。以后让我来守护你,好吗?”洪颜俊变戏法似的从袖内抽出一朵鲜红玫瑰花。

若得在场的宾客们又是阵阵尖叫。

看来这小子准备十分充足啊,这是势在必得了。

“抱歉,我不能答应你。因为我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他就是我的天,我答应过他,如果他不在,我就撑着天等他回来。”

苏菲淡淡摇头,没有去接那朵漂亮的红玫瑰。

“李权根本不会来了,你还是早点死心吧。”苏炳然怒声道。

“不,我相信他一定会来。他肯定想办法赚那十万块钱去了。”苏菲倔强的咬着红唇,绝不动摇。

……

紫皇宫酒店门口,一辆无比拉风的劳斯莱斯嘎然而止,稳稳的停在了酒店门口。

门口的保安们眼睛一亮。

来紫皇宫消费的人都是有点身家的富人,但是能开得起劳斯莱斯的客人可不多。来的绝对是贵宾。

他们殷勤的跑上前拉开车门,点头哈腰的请里面的贵宾下车。

一名穿着非常朴素的青年从车内走了下来。

“苏菲,你说过,我就是你的天。现在,天来了!”李权的手中握着那张十万块的支票。他今天就要一举定乾坤,与苏菲把婚事定下来。

要让所有瞧不起他的苏家人,还有那些社会精英们看看,他有绝对的实力给苏菲幸福。

他要让苏炳然以后别再狗眼看人低。

别以为有点家产就了不起。那点钱,真的不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