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医师,对不起,都怪我有眼无珠,前几天没有听从您的建议,这才导致我丈夫差点丧命。您是真正的神医,是好人,我和丈夫不知情,还以为您是黑心医生,还打电话给卫生局的领导投诉你……对不起,对不起,我给您磕头谢罪。”

贵妇人还真的以头触地,给李权磕头致歉。

可以看得出来,她是真的特别后悔当初没有听信李权的忠告。

对自己投诉李权的行为感到非常内疚,无比悔恨。

“您快快请起,事情已经过去了,就让这件事随风而散吧。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好好照顾您的丈夫,让他尽快康复。”

李权以手虚托,让这位贵妇人赶紧起来。

男女有别,他还真不好去扶人家。

病人家属给医师下跪磕头,这一幕自然引起了许多人的围观。

有人甚至在偷偷拍照,录小视频。

也有一些人在好奇心的驱动下,开始打听事情经过。贵妇人的亲戚们对事情经过多少知道一些,开始给那些打听的吃瓜群众讲述事情经过。

众人得知了真相后,看向李权的眼神立刻就变了。

充满了崇拜与狂热。

“神医,能请您给我把把脉吗?”

“李医师,我想挂您的门诊号,请问应该挂哪个科室?”

……

有几个心急的病人家属已经开始打听李权在哪个门诊。甚至有人直接就想要他看病。

“对不起,我不负责坐诊,如果大家有问诊需求,可以直接找我们惠尔医院的相应门诊医师诊病。我只是惠尔医院的一个普通医师,在本院中,我的医术根本排不上号。”

李权谦虚的同时,也趁机给医院的其它医师打了一个广告。

试想,他的医术这么高明,居然在本院排不上号。

那么惠尔医院的其它医师岂不是更厉害?

病人及家属们对惠尔医院的医术信任度,瞬间提升了好几个级别。

这等高情商的举动,也赢得了其它医师的好感。

“李医师很忙,刚才给病人做完手术需要好好休息,大家就别再打扰他了。”

有医师挡在李权前面,替他把那些纠缠的病人家属劝开。

李权也终于得以脱身。

“我老公的手术也是李医师做的?”贵妇人对李权更加感激。“恩人呐!以前我一直以为年纪越大的医师,医术越精湛,今日方知并非如此。”

李权脱身后,赶紧往厕所跑。

憋了这么久,他早就憋坏了。

现在终于明白那些当了外科医生的前辈们,为什么会建议做一些大型手术时,夹一块尿布湿。

医师的辛苦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真正明白。

上完厕所出来,李权发现自己的衣服早就被汗水湿透了。

好在马上就可以下班了。

“李权,到办公室来一下!”

张主任威严的声音响起。

李权不知道张主任找自己干什么,走了进去。

“张主任,您找我有事?”李权对张主任发自内心的尊敬。

这是一位非常好的领导。

“把门关上吧!”

待得李权关好门,张主任语气温和道“坐!”

看这架势,应该是要谈心?

李权半边屁股落了坐。做了一天的手术,终于可以有机会坐下了。

“大家都是一个科室的同事,我拿你当家人对待,也就不拐弯抹角了。这次你救的脑干出血病人,很可能会被医院大力宣传。到时候,各种报道、新闻,都将铺天盖地。不过可能会把你的功劳给雪藏起来。以我的判断,医院方面可能会大推脑科的两位主任医师。”

“这个你要有一定心理准备。”

张主任语气略有些低沉,脸上透着一丝无奈。

“医院这么做也是出于各种原因考虑。首先,陈主任、殷主任的资历都比你老很多,如果大力宣传你,而让他们当成配角,这会让两位主任的处境很尴尬。医院肯定要照顾到他们的感受与情绪。”

“另外,医院也是出于利益角度考虑。你施展的针灸虽然神奇,而且确实有疗效,但是目前的市场环境来说,中医医术的地位极低。医院就算再怎么大力宣传,也很难达到理想的效果。甚至有可能招来各种质疑。”

“还有一点,你现在没有执业医师证,这也是医院不大力宣传你的主要原因之一。”

张主任列出了几条原因。

“主任请放心,我对那些虚名其实并不在意。我倒还乐得缩在背后,默默的治病救人,精研我的医术。没有名气的羁绊,行医问诊反而更方便,更自在。”

李权还真就是这么想的。

有真本事,想要出名,实在太简单了。

比如他前几天拍的那个正骨复位关节的小视频,发到网上轻易就圈粉无数。

“嗯,你有这种心态非常难能可贵。不过你放心好了,只要我还是急诊科的主任,就绝不会让你吃亏。到时候就算医院不给你足够的奖励,科室也会尽全力为你争取。”

张主任赞赏的点点头。

“我相信您!”李权也是重重点头,表情真挚。

“现在已经过了下班时间,没别的事,你早点回家休息吧。另外再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院长已经答应了我们急诊科增设急诊特色骨科的请求。具体的收费标准参照上级监管部门的监管规定来制定。很可能明后天就会开设这个新诊室。你可以自己从急诊科选一位住院医师级别的医师当你的上级医师。”

张主任又告诉了李权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

让李权自己挑选上级医师,这可是特权级别的待遇。

怕是整个惠尔医院都还没有这种先例。

无形中也是赋予了李权相当于主治级别的权力。

“谢谢主任。那我先走了。”

李权从急诊科办公室出来后,摸出手机一看。

未接来电超过三十个。

他都被吓了一大跳。

只顾着抢救病人,居然把苏菲的生日都给忘了。

今天是她的生日,她的家人将在酒店给她举办一场盛大的生日晚宴。到时候肯定是高朋满座。

苏炳然夫妇的用意非常明显,就是想要让李权知难而退。

今天,也是苏炳然给李权的最后期限。

他若不能拿出十万块彩礼钱,苏炳然夫妇肯定会棒打鸳鸯。生生把李权与苏菲拆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