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穴为肾经经脉的第一穴,它联通肾经的体内体表经脉,双足同刺,可助产妇气力骤增十倍。”

“快刺!”

李权的推宫手法仍在运行,已经又开始往下推动。

这就有如推波助澜,后浪推前浪,重重助力,借势而行。不能够中途歇止,否则必将前功尽弃。

“再来一人与我同刺!”

刘教授是这里级别最高,资历最老的医师,他都下了命令,自然没人再敢质疑。

由于关系到穴位,别说是普通护士,就算是资历颇老的主任护师也不一定能刺得准。

“我来吧!论辨认穴位,我内科不弱于任何人。”唐教授取过护士盘子里的一口针,与刘教授同时出手,各刺产妇的足底涌泉穴。

护士、医师们也知道两位教授年纪大,怕他们捉不住产妇的脚,纷纷上前帮忙。

刺穴时会对产妇造成巨大痛苦,产妇必定挣扎。

两位国宝级教授年事已高,可经不起产妇的两脚。

万一摔倒,或者被踢伤,那可不得了。

“唔……啊……”

产妇的双足涌泉穴同时被尖针扎刺,痛得发出惨叫声。

她用尽全力挣扎、生产。

李权也是抓住时机,推宫术猛推而下。

“哇……哇哇……”

婴儿并不嘹亮的啼哭声在产房内响起,万众齐心之下,婴儿成功顺产。

“噢!”

“太好啦!”

“给力!”

手术室内响起一片欢呼声。医师的高尚情操,以及那份为病人无私奉献的精神,在此刻完美呈现。

任莉莉医师已经第一时间托住婴儿,手法熟练的去胎衣、断脐带,捆扎。然后给婴儿吸去嘴中的洋水等液体。

李权也是长松一口气。

不过产妇的治疗还没有结束。

现在已经可以开始判断产妇是否有大出血症状。如果产妇有大出血,并且止不住血,那可是十分危险。

分分钟就可能丧命。

“任医师,你检查一下产妇的出血状况。”

刘教授经验丰富,指挥这种高危险的手术,气定神闲,给了在场每一位医护人员很足的信心。

任医师立刻做相应检查。

有些事情,还是女医师做比较方便。

虽说在医生眼里,病人不分男女。

实际操作的时候还是要考虑病人的感受。

“病人仍在持续出血,可以判断是宫内出血。”任医师的声音中有着担忧。

“出血量如何?”

刘教授面如平镜,没有表情波动。

“出血量中等,应该可控。”任医师回答道。

检测产后出血有着相应标准。达到一定出血量,才算危险。

目前来看,产妇的出血量还没达到危险级别。但是超出了正常产妇的产后出血量。

“病人身体虚弱,产后宫缩无力是出血的一个原因。先给病人使用20U缩宫素,加强宫缩。按摩子宫,”

刘教授说的这个其实就是口头医嘱了。

护士把刘教授的医嘱重复一遍后,得到确认,立刻实施。

李权已经取掉了一次性无菌手套,趁着这个机会,给病人望诊外加诊脉。

这里是妇产科的地盘,他做这些事根本无需汇报请示。

因为大家都知道他有着中医的本领。

产妇使用了缩宫素,并且得子宫按摩后,出血仍然不止。只是出血量减少了一些。

任医师检查后,向刘教授请示。

“主任,产妇仍在出血,不过已经明显减少,是否要加大缩宫素使用量?或者更换麦角新碱试一下?”

刘教授依然沉稳如山。

“你们记住了,经过多次试验证明,缩宫素加大剂量使用对产妇的产后出血帮助并不明显,反而会带来呕吐、恶心、头痛等不良症状。20U缩宫素是较为合适的用量,如果使用后止血无效,那就必须想别的办法。”

刘教授把自己的宝贵经验教给这些产科的年轻医师们。

“既然缩宫素止血用效,出现大出血的机率应该很低。立刻取长纱布条填塞宫腔,压迫止血。”

这又是一道新的医嘱。

仍然由任医师执行。她是女医师,更是主治级别,治疗经验相当丰富。

“小李,你的诊脉结果如何?”刘教授问李权。

连妇产科的主任都要征询一下他的诊脉结果,足以说明非常看重他的诊脉术。

无形中,李权的地位提升了不少。

“从脉象来看,产妇的脉象比较平稳,没有凶兆。只是她的气血极虚,可能需要加强营养护理。如果可以的话,还要继续给她输一些血比较好。”

李权给出了自己的诊断建议。

刚才,他的望诊术与诊脉术,每门神医技的技能点都增加了10点。

这也是他有自信,认为产妇不会再出现大出血的原因。

“从血库再调一袋血,200CC,输给产妇。另外待产妇回到病房后,交代家属给产妇吃一些性温补气血的流食。不过一定要交代家属,产妇产后虚弱,不宜大补。只能循序渐进,慢慢来。”

刘教授这是完全听从了李权的建议。

别人不知道李权的本事,身为李权的老师,可是非常清楚。

特别是李权前几天诊断出那位中年男子有脑出血的风险,时隔四天应验,这让刘教授对他诊脉本领更加信任。

二十多分钟后,产妇的出血量已经完全达到正常水准。

每个人都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脸上也是露出欣慰的笑容。

“好了,病人已经基本安全,若病人无异常,24小时后取出压迫子宫的纱条。然后继续观察。有任何异常,立刻向我汇报。”

刘教授转头扫过所有医护人员。

“诸位辛苦了,留下任医师与两个护士即可。大家各忙各的去吧。”

医师们都很忙,纷纷离去。

“老师,那我先回急诊科去了。”李权跟刘教授告别。

“嗯,去忙你的吧。以后有事情别一个人扛着,给老师发信息,打电话都可以。不然那就是没把我当你老师了。”

刘教授对李权这次出了事,却不告诉他,显然有些不满。

“嘿嘿,我不是害怕给老师添麻烦嘛。以后争取不出事才好。当然,要是不幸惹了什么事,我一定会及时告诉您。”

李权感到特别暖心。

世态炎凉,冷暖自知。

谁待他好,谁是虚情假意,在落难的时候一目了然。

刘教授是真心待他好,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看待。

李权从手术室出来,发现家属仍然在外面等候。

不过他们脸上已经没有那种焦急的表情了。

看来已经有医护人员告诉了他们,产妇与孩子均平安。

“小医生,您真是神医呀?”

一位家属陪着笑脸问李权。

他们也不傻,之前产妇发生危险,妇产科的医师告诉他们要请一位医术高明的医师过来帮忙。

后来除了李权进产房,再没有别人。

现在产妇与孩子都平安,那个医术高明的医师不就是这位年轻医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