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李权的情况差不多,过了没多久,韩东只喊肚子痛,满头大汗。捂着肚子就往洗手间跑。

半个多小时后,韩东已经洗完澡出来了,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臭美的打量着。

这一打量,还没完没了了。

一边照镜子,一边嘿嘿嘿的傻笑。

“我说东子,你一个大男人能不能要点脸,别那么自恋?不就是减肥让你瘦了几斤吗?不就是皮肤白了一点吗?你对着镜子得瑟有什么用?你得出去找个妹子勾搭一下,才能知道有没有效果,懂不?”

李权看到韩东喝了减肥药以后,同样平安无事,而且效果更加惊人。

他这回算是放心了。

这款减肥药,绝对是神药。

可能是因为韩东是胖子,所以他吃了减肥药以后,效果更佳。

韩东用手掠了掠额前的刘海,自认为酷到帅毙的甩了一下头,然后朝外面走去。

“嘿,东子,上哪去?”

李权连忙问道。

“上街把妹!等着我脱单的好消息吧!”韩东的话音未落,人已经出了门。

砰!

防盗门关上的声音。

看来韩东是玩真的,不是跟李权开玩笑。

“这个东子,用得着这么迫不及待吗?也难怪,这禽兽已经二十二年没碰过妹子了。”李权笑着摇摇头。他与韩东同龄,都是二十二岁。

如果是女人,那是花一样的年纪。男人嘛,那就是到了求偶的年纪。

李权一个人独自坐在客厅,眉头微锁,他在思考着未来的走向。

减肥药现在已经造出来了,药效也得到了验证。

效果极佳。

剩下的就是如何包装上市。

只要是药,想要上市销售,那就必须取得相关许可证。

想要拿到国药准字号,基本上不可能。

即便只是申请保健药许可证,对李权这个什么都不懂的人来说,也有一定难度。

身为一个医生,一个药品需要上市销售,需要哪些手续,李权倒是清楚。

无证销售,那属于犯法行为。

他肯定不会干。

先查一下相关资料,学习一下好了。

至少想办法弄个保健药许可证,然后想办法生产销售。定价的话,市面上的减肥药可不便宜,关键还没什么效果。

李权觉得定价四五千块钱一个疗程,应该没问题。

如果定价过低,一方面赚不到什么钱,另一方面买的人反而会怀疑你这是假药。

一付药的成本也就几块钱,七碗一个疗程的话,那可真是比抢钱还要更赚钱。

正查着资料呢,有电话打进来了。

是个座机号码。

“你好,请问找哪位?”

李权对这种陌生号码一般都很谨慎。主要这年头骗子太多。

“请问是李权医师吗?”电话那头的人很客气。听声音,是位成熟稳重的中年男子,还带着一丝淡淡的威严。

可能具有一定社会地位。

“我是!”

李权仍然保持警惕。

“我是惠尔医院医务科的汪科长,现在正式通知你立刻回医院急诊科上班。”电话那头的男子说道。

惊喜来得如此突然,李权有些懵。

他看了一眼时间,现在是下午两点多的样子。

上午的时候,跟刘教授通过电话,情况还不容乐观。这才过了一上午,就有了转机吗?

“那个……汪科长,我不是被停职了吗?”李权问出这话,就觉得自己有点傻。

干嘛不问是不是已经没事了。

“哦,是这样,投诉你的病人家属已经打电话给卫生局,说是误会了你。还说那位被你诊治的病人,在不久前突然发病倒地。经120急救车送往医院后,初步诊断为脑出血,目前正在抢救。病人家属非常后悔,没有听你的劝告。”

“还跟卫生局的工作人员夸你是神医。”

“赶紧回来上班吧!”

汪科长的话,怎么听都像是在求着李权赶紧回医院上班。

“好的,好的,我马上回医院。谢谢汪科长。”

李权挂了电话后,恨不得仰天狂笑。

那个病人终于病发,这场危机算是过去了。

要是真的丢了工作,都不知道该怎么向老家的父母交代。现在阴云散尽,鸿运当头,失去的一切又都回来了。

甚至这件事情可能让李权的地位变得更高。

能够把病检查出来,现代的高科技仪器基本能够胜任。除非是一些复杂病因,那就有可能无法确诊。

但是能够提前把病检查出来,这恐怕就不是高科技仪器能够发现的了。

即便是目前最先进的检测仪器,也只能在病人已经生病的情况下,才能发现。充其量也只是发现已病之病。

李权这次却是足足提前了好几天,发现了那位中年男子有脑出血的风险。

这等本事,试问哪家医院有?

哪部检测仪器能办到?

只要事件经过传开,李权的名头肯定会更响。

……

当他出现在医院急诊科办公室时,张主任,杨宇副主任都在。

“诶,李权,回来啦!恭喜啊!”杨宇医师一眼看到回来上班的李权,当即笑着打招呼。

张主任也是笑容满面的看着李权。

这次虚惊一场,每个人都提心吊胆了好几天。

幸好那位病人真的得了脑出血,这才迎来了转机。

“我能回来,多亏了您和张主任等人帮我争取,尽全力保我。感激的话不多说,这份情意,我李权必定一辈子不忘。”

李权对着两位主任深深鞠躬。

“哎哎,你这孩子,大家都是自己人,干嘛整这些虚礼。”

张主任直接把他扶了起来。

“什么也不必说了,回到你的工作岗位安心上班吧。对了,以后可不许再犯这种类似的低级错误了,有不懂的,尽管问我或者是老杨。”

张主任还指望着李权来当急诊特色骨科的扛旗医师呢。

本来以为事情黄了。

现在所有的危机全部消散,李权的名头更响。

增设特色骨科的事情又可以提上议程了。

李权从急诊科办公室出来,正好碰上接到通知回来上班的罗医师。

“罗医师好啊!”

李权笑着打招呼。

“哈哈,好好好!我这几天都快愁死了,以为这份工作肯定没了,想死的心都有了。没想到转机就在不经意间,医院一个电话打过来,我又活了。”

罗医师笑得像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