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很多病都会让病人羞于启耻。

他们甚至会瞒着身边的所有人。

“啊……妈,您的脚不是一直挺好的吗?有什么病呀?”中年男子不由大惊失色。

“我的脚在好几年前就已经染上了脚气病。虽然自行到药店买过一些药物治疗,不过病情一直反复,就没断过根。想着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疾病,就没告诉过你们。”

妇女有些不好意思的述说着自己染上的病。

脚气病属于一种较为常见的疾病。

因为不死人,也不会造成严重不适,所以很容易被病人忽视。

一般来说,感染脚气病的人,是因为缺乏维生素B1。

“脚,脚气病……我知道了,我知道了,病人得的病极可能是急性视神经炎!”王医师兴奋得像个孩子捡到了一颗糖,手舞足蹈。

原本站在旁边幸灾乐祸的富查林医师,以为终于找到了一个比自己医术更烂的陪衬时。

没想到剧情神反转。

头痛医脚不但不是个笑话,反而成为了真实病例。

富查林乃是眼科的专科医师,对急性视神经炎这个疾病绝对不陌生。

引起急性视神经炎的病因有很多,脚气病就是其中的一种。

脚气病如果治疗不及时,会出现上升性对称性周围神经炎,感觉和运动障碍,肌力下降,肌肉酸痛。

特别是腓肠肌疼痛最为明显。

还有部分脚气病患者发生足垂症及趾垂症,行走时呈跨阈步态。

如果以上症状还不严重的话,接下来有更严重的。

脚气病会导致脑神经中迷走神经严重受损,它还会伤及视神经、动眼神经等等。

这也是为什么这名妇女得的是脚气病,却导致双眼失明了。

现在病因被李权给诊断出来了,富查林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大意了。

刚才怎么就没想到给病人再做个MRI检查呢。

如果给病人加做一个核磁共振检查,肯定可以发现视神经发炎。

现在被李权用中医手法查出了病因,他这个脸可就被打狠了。

富查林就是那种典型的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人。

他并不死心,仍然嘴上强硬道“哼,在检查结果没有出来前,谁也不敢确定她得的是急性视神经炎。”

李权的双眼亮若星辰,盯着富查林,语含讥讽道“富查林医师着什么急呀,是不是急性视神经炎,让病人做个核磁共振,或者是诱发电位检查,不就明确了吗?”

“我给病人开个核磁共振检查申请单,你立刻带你母亲去做检查,以便明确病因。脚气病引起的急性视神经炎比较少见,但是这种病例确实存在。”

王医师已经飞快的开好了申请单。

杨佳在旁边帮忙录入电脑。

“如果检查结果出来,我妈得的真是你们说的这个病,我会郑重向你们道歉。”

中年男子的态度正在发生改变。

他对这个核磁共振的结果也是充满期待。

此人是个孝子,只要能够明确病因,他母亲的病就能治好。

尽管对于李权说的病因是脚气病导致的,仍然存疑,但是他愿意一试。

……

近二十分钟后,中年男子带着他母亲检查完回来了。

这期间,富查林那真是坐立不安,不时的擦一把额头上冒出的虚汗。

刚才来急诊出诊的时候,他可是嚣张得跟个二五八万似的。

威风不可一世。

觉得急诊科的医师在他面前都是垃圾。

此刻,形势逆转,他已经有预感会被吊打。

“医生,核磁共振结果出来了,请您看看。”中年男子把检查结果直接递给李权。

现场可是有着三位医师站在他面前。

检查单是王医师给他开的,理应把结果拿给王医师看才对。

中年男子不像是糊涂的人,反而很精明。

那他为什么把MRI的检查结果拿给李权看?

另外,他对李权的称呼用上了敬称——您。

说明核磁共振室的医师很可能已经给他解答过检查结果。

也就是说,中年男子已经知道他母亲得的是这个病。

“视神经发炎,情况比较严重!王医师,您看看。”李权看了两眼后,把检查结果递交给王医师。

这也算是给足了王医师面子。

“嗯,果然是这个病,现在已经可以确诊了。找到了病因,那就好治了。”

王医师看完检查结果后,露出了笑容。

被他请过来出急诊的富查林,脸色一变再变。最后一丝侥幸也被现实击碎,他知道,今天丢人是不可避免了。

“富查林医师,现在病因已经确诊,就是脚气病引起的急性视神经炎。我的承诺已经做到了,把病人的病因查出来了。现在该轮到你兑现承诺了,把你拉出来的屎,再给我吞回去。”

李权冷笑着对富查林医师说道。

富查林被无数人围观,一个眼科医师败给了急诊科的医师。而且还是在眼科领域。

这个人丢大发了。

“人有失足,马有失蹄,这次我认栽。叫李权是吧?咱们还会有机会较量的。”

扔下这么一句场面话,富查林就想开溜。

“慢着!”

李权哪会让他这么轻松的走掉啊。

伸手拦住。

“吃屎就要有吃屎的样子,要是不会,我可以从网上找一个狗吃屎的视频让你现场学。”

一句认栽就想走,未免太便宜他了。

李权不答应,急诊科的医师们也不会答应。

富查林的一张脸瞬间涨得通红,气得双目能喷出火来。

“你,你别太过份。大家都是同一家医院的医师,抬头不见低头见,别做太绝。”富查林也是要脸面的。

今天在急诊科栽了个大跟头,恐怕很快就会成为全院的笑话。

到时候,他在同事面前还怎么抬起头做人?

“真的吃屎倒是不用。不过你跑我们急诊科撒完野,道歉总该有一个吧?拿不出道歉的诚意,我不介意给你找点那个啥过来让你尝尝。”

李权冷笑道。

富查林的脸色一变再变。

今天不低头认个错,看来别想轻松走出急诊科了。

深吸一口气,压下雷霆之怒,他咬着牙对王医师与李权深鞠躬。

“急诊科的医师们,我是眼内科的富查林,现在郑重向你们道歉。刚才我不应该贬低急诊科的医师。请你们原谅。”

这次的道歉可就有诚意多了。

“听好了,下次别再目中无人,我们急诊科的医师可能比不上专科医师在某一领域深耕。但是也绝非你说的什么医术平庸。”

李权教训了这家伙一句,挥挥手。

“你可以走了。”

富查林如蒙大赦,灰头土脸的逃出了急诊科。以后怕是再也不敢跑到这里撒野。

今天这个亏吃得有点大。

“李医师,我妈的病还请您多多费心!之前多有言语冒犯,对不起!”中年男子主动向李权道歉。他也是第一次见识到中医诊脉术的神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