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知道自己学的本事少了?以后老师带着我们查房时,你少打点瞌睡,保证比我厉害十倍。”李权还真不觉得自己有多厉害。

他更不会学了两门神医技,就开始飘了。

做人就得谦虚、低调。

不过还真别说,学会了幼儿望诊术以后,他发现可以用在多个场合。

对他的医学水平,有着很大的提升。

甚至就连查房,也用得上。

在李权的帮助下,韩东很轻松的就完成了查房任务。

而且特别踏实。

因为李权对每个病人的诊察都是特别专业,也特别细心,不会放过一丝潜在风险。

“李权,今天帮了哥们一个大忙,晚上请你吃宵夜!”韩东的家境可能比李权家里好一些,不过肯定算不上大富之家。

估计撑死了也就是小康水平,连中产都达不到。

“这可是你说的!哈哈,我又可以省一顿晚饭钱喽!”李权笑得特别开心。

中餐是警局的那个女警买的盒饭,晚餐有韩东请宵夜。

省下来的钱,又可以买一两本医书了。

在他没有转正之前,每一分钱都得省着花。因为那是父母的血汗钱。

学医的,不像其它专业的学生,还有时间出去当家教或者做其它兼职,赚点生活费。

医学生,特别是临床专业,就连假期都安排得满满当当。

甚至做试验的时候,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

哪还有时间出去做兼职?

两人一起向外走,经过一间病房时,韩东突然推了李权一把。

他对着病房内努努嘴。

李权转头看去,只见病房内,高远正在查房。

唐晗与吴兰也在。

不知道刚好两人查的床位在同一个病房,还是怎么回事?

“李权,我知道你喜欢唐晗。看着她与高远在一起,你可得防范着点。别被高远那个卑鄙小人先得了手!”

韩东压低声音提醒道。

“我以前确实喜欢她,不过现在已经不喜欢了。”李权想要找的女人,绝不是有奶便是娘的那种。

否则,头顶会被绿到发光。

特别像唐晗这么漂亮的女人,盯着她的狼,还不知道有多少。

“怎么?你这是看到她与高远走得近,主动放弃了吗?”韩东歪着头问道。

“呵……东子,如果是别人,我接下来的这些话,不会说。你是我最要好的兄弟,我提醒你,唐晗这个女人够漂亮,也很优秀,不过你最好不要对她有想法。否则,小心被吃得骨头渣都不剩。”

李权一般不会在背后议论别人。

也是因为韩东是他的好兄弟,这才会善意提醒。

李权以前暗恋唐晗,韩东又何尝对她没想法?

她就是一朵花香四溢的玫瑰,稍微正常点的男人,就会想要采摘她。

“她是老虎吗?我一个大男人,怎么把我吃得骨头渣都不剩?”韩东显然没听进去。“你什么时候对她不感兴趣了?从没听你提起过呀。”

韩东与李权住在一起,又是在同一家医院实习,他自认为对李权十分了解。

“我要上大号了,要跟你汇报不?”李权翻了一个白眼。

既然劝不进,也就不再劝。

大家都是成年人,李权总不可能干预韩东喜欢谁吧?

很多话,点到了就行。

“去你的!粗俗!”韩东连连搧着鼻子。“你要真的不喜欢唐晗了,那哥们可就下手了。反正不能便宜了高远那个王八蛋。”

韩东找了一个遮羞的借口。

“你呀你,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早晚有你后悔的一天。”李权摇摇头。

“嘿嘿,老子这叫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能够娶到唐晗,就算真被她吃得连骨头渣都不剩,我也心甘情愿。”

韩东得知李权不喜欢唐晗以后,直接挑明心迹。

“走,进去看看。”

“我们的病床已经查完了,还进去干嘛?”李权还想着早点下班回家看医书呢。

“棒打鸳鸯!把高远那个无耻小人赶跑。”韩东已经率先走进了病房内。

这是一间大病房,可以住五个病人的那种。

高远正在非常有‘b’范的询问着病人的情况。唐晗与吴兰则站在旁边看着。

164床!

这个病人好像是昨天刚住进来的新病人。

李权的脑子里,冒出164床病人的相关资料。

黄盼,24岁,女,孕期27周半,因为一场意外突然流产。经过抢救后,胎儿没保住,孕妇的身体情况也不容乐观。

暂时留院治疗、观察。

病情并不复杂,病人的年龄也不大。

按理说,这种病床很容易就能查完。

高远为了在唐晗面前体现自己的‘专业’,愣是做足了表面功夫。

询问了病人的种种情况后,又给病人查这查那的,每次检查完一项数据,还会头头是道的说上几句。听得病人家属那是心悦诚服,连连夸高远医术高超。

旁边的唐晗与吴兰,也是一脸崇拜的看着高远。

韩东与李权走进病房后,自然引起了病人家属、高远等人的注意。

高远只是淡淡的扫了韩东与李权一眼,就继续他的装13

“唐晗、吴兰,你们的床位查完了吗?”

韩东笑着跟两女打招呼。

“我还剩下这最后一张床位。因为病人刚做完流产手术,情况不太好,我心里没底,所以请了高远医生帮忙。”

唐晗的声音并不小。

这是有意夸赞高远,并且让高远听到。

简单的两句话,给高远赚足了面子。

“好了,经过我专业的检查,病人情况良好,只是流产后身体有些虚弱。需要多休息,注意补充富含蛋白质的食物。比如鱼汤啦、鸡蛋啦等等,都是可以的。忌辛辣、冷水。还有,病人泛困,无力,这些都是正常现象。”

高远一脸威严的叮嘱着病人家属。

李权站在床尾的过道上,本来不准备多事。

结果施展幼儿望诊术对着病人看了几眼,心中咯噔一下。

这个病人的情况不妙啊。

该不该说呢?

高远这个糊涂医生,根本没查出来。还告诉病人家属,平安大吉,真是害人不浅。

“杨女士,请问你有没有感到胸闷?”李权对病床上的女子问道。

只见这女子容貌甚美,脸色白得像蜡纸一样。

双眼也显得有些无神。

“嗯,是会感到胸闷,不过一阵一阵的。”病床上的女子如实回答道。

“好了,李权,这张床位并不归你管,你就别在这里逞能耐了。病人需要好好休息。我们走吧。”高远已经下完了结论,哪还容得李权在他面前装13

“对对对,这位医生,看你这么年轻,想必是实习医生吧?赶紧跟着你的老师走吧,我媳妇要休息了。”病人家属的言语间,对李权充满了轻视。

实习医生在病人及家属面前不受待见,这是普遍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