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菲,你是护士,应该经常给病人吊水。一般在什么部位扎针?”李权现在已经彻底掌握了主动,完全吊打这个牛b哄哄的海归博士。

他转头询问苏菲。

“输液的话,成年人一般会选择上肢静脉。比如手背静脉、前臂头静脉、贵要静脉、肘正中静脉等。为了方便,一般都是在手背静脉处扎针。”苏菲是护士,打针输液是她的日常工作。

她自是对答如流。

“一次感冒输液最多扎几个针眼?”李权又问道。

“通常只会扎一个针眼。如果需要连续三天输液的话,会使用留置针头。”苏菲看向赵杰的眼神,已经变得冰冷,充满警惕。

再无刚见面时的热情与高兴。

她单纯善良不带表无脑。

“赵先生,你敢再把袖子卷起来让我们看看吗?你手臂上的针眼超过二十个,有的已经结疤好了,有的伤口很新鲜,扎的部位也是不同。这说明扎针的日期跨度最少超过一个星期以上。甚至有可能更久。因为表皮的修复期,多为七至十天。”

医学知识,李权绝对是专业的。

刚才,赵杰在他面前大秀精英知识,分析他是一个社会底层。

现在,李权无声的反击了一把。

让此人知道什么叫做专业。

“还有,你手臂上的针眼扎乱无章,哪怕只是一个初上岗的护士也不可能有这么不合格的打针技术。从角度和扎针的部位分析,只有一种可能,你自己扎的针眼。”

李权的话,字字句句铿锵有力。

他么的,一个艾滋病人渣,居然还想祸害自己的女朋友。

苏菲的父母眼瞎,李权的眼睛可不瞎。

正好借着这个机会,给她的父母上一课。免得这对夫妇把什么人都往家里领。

“哼,我自己扎的针眼?你以为我是自虐狂吗?还是说我有病?”赵杰冷哼,额头上的虚汗却是不停的往外冒。

明显一副外强中干的样子。

“没错,你是有病,艾滋病!不过你扎针并不是为了治疗艾滋病,而是为了吸毒。”李权的语气又严肃了几分。

这个表面光鲜的海归男,某上市公司高管,简直烂透了。

苏菲的父母脸色再次剧变。

苏菲的父亲还能勉强保持平静,她的母亲连站都站不稳,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这都是被吓得。

一个有艾滋病的吸毒男,却被他们当成金龟婿往家里领,想想都吓人。

“你,你这是诬陷,我要告你!”赵杰的脖子上静筋毕现,冲着李权怒吼。

精心设计的高富帅形象轰然崩塌,打苏菲主意的阴谋落空,赵杰恨不得把李权活剥了。

“还要告我?”

李权二话没说,直接拿出手机打电话。

“喂,幺幺零吗?我在这里发现一个疑似吸毒的男子,请你们派人过来处理一下。”李权直接就报了警。

赵杰刚才还愤怒得像一头发狂的狮子,听得李权打电话报警,吓得脸色大变。

“我今天还有事,懒得与你计较,改天再收拾你。等着。”狠话还没放完,赵杰就已经小跑着钻进了宾利车。

“别走啊,不是说我诬陷你吗?一会警察同志请你去验个尿,不就什么都清楚了吗?”李权在后面大声喊道。

赵杰的汽车已经发动,轰地一脚油门,逃之夭夭。

“就这怂样,还敢跟老子抢女人,找屎!”李权不屑的唾了一口。

苏菲的父母就算再傻,也明白刚才差点引狼入室,把女儿往火坑里推。

“爸,妈,你们也看到了,人心险恶。刚才要不是李权凭借专业的医学知识,把赵杰的真面目揭露,后果不堪设想。”

苏菲借机劝告着父母。

“我也是因为与你赵叔叔几十年的交情,这才对他的儿子不设防。谁能想到知人知面不知心,差点被这个禽兽给骗了。”

苏炳然也是后怕不已。

“李权,今天的事很感谢你。不过一码归一码,如果你不能在约定的时间内,拿出十万块当彩礼,我不会把女儿嫁给你。以后也不许你们再交往。”

苏炳然的脑子有点轴,还是坚持要李权在七天内赚满十万块。

“还有,正好六天后就是苏菲的二十二岁生日,在这之前,我希望你不要再与苏菲私底下见面。以后我每天都会亲自来接她下班。”

这是害怕李权来个先斩后奏,与苏菲跨越雷池?

苏炳然说完后,对苏菲喝道。

“跟我回家!”

苏菲不舍的看向李权。

“回去吧,六天后,我会亲自带着十万块来给你庆祝生日。”李权会用实力证明自己。

他要让苏菲的父母知道,他爱上的是苏菲,而不是贪她家的钱财。

甚至在不久的将来,李权的财富可以超越苏炳然。

不过这需要时间。

目送着苏菲一家人离开后,他直接拨通了陈秘书的电话。

“陈姐,现在你有时间吗?我想请你帮忙看看商业代言合同。”李权有些忐忑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