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罗宗的深处主殿里。

此刻,仅存的老祖闫老头,双眼迷离的望着玄罗宗大殿里的镇宗之宝天罗鼎。

大名鼎鼎的天罗鼎浮现着玄黄色灵纹,与这气象万千的洞天福地呼应。但此时,这气象与夕阳余晖洒落大殿的景象相映,是暮年黄昏的感觉,是败落凋零的预兆。

“颜训兄、毕凡兄:他真的还来吗?”,闫老头沉声向身旁两人问道。

听闻此言,界弥楼曾经威名赫赫的颜老祖,面对外面的局势,一时间也没有回应,只是默默凝视着远方。

不过,他身旁的银袍道人却说道:“毕某既然说了,自然有毕某的道理。怎么?闫道友胆怯了?”。

“哼,二位说的轻松。此人既然能让东师弟和傅师妹栽跟头,又岂是易于之辈?拿我玄罗宗做战场,伤亡的可是本宗子弟”,闫老头不由地张口吐出自己的怨气。

“那有如何?当初去天奇山拿人,你们玄罗宗动手可利索着呢。时至今日,闫道友后悔也无济于事,不如置之死地而后生,拿下这位棘手的大杀星”。

“再说,贵宗那些真传子弟,不是已经另有安排了吗?只要人在,一切皆可为”,名为毕凡的银袍道人淡淡说道。那种藐视苍生的神态,似乎已经习以为常。

“哼!”,闫老头虽然不乐意,但也没有退路了。他真思索顾虑之时,一个异样的波动,在天玄山脉弥漫涌动。

原本淡金色的夕阳余晖,此刻淡出血色之光,一片暗红的天幕骤然出现在上空,将天罗山主峰,连同重要的几片大殿都笼罩在其中。究其源头,一面暗红色幡旗在高空招展开来,化作连绵十余里的天幕。

一双双紫色眼睛在天幕中出现,凡是被紫眼睛盯上的玄罗宗弟子,一个个倒地身亡,神魂被吸附走。只有那些四阶长老,才能勉强祭出法宝;以自身修为境界? 驱使真魂对抗。只是? 他们一个个也头眼昏发,盘坐苦撑着。

在幡旗主竿边上? 一位面无表情的白袍书生御立虚空? 冷冷地注视这一切。接着,他双手对着幡旗一点? 一只只阴魂鬼物蜂拥而出,扑向天幕外? 杀向意图救援的玄罗宗门人。

嗯!闫老头见此? 内心一寒,当即准备出手。

“慢着!此宝非同小可!像似阴魂幡,但也不对...”,毕凡制止了闫老头的冒失驱动? 示意三人联手走到大殿口。闫老头皱了眉宇? 挥手将玄罗鼎招到身前。

“此人是谁?颜某在青尧界坐守数百年,五阶的同道之中,没有这一号人物”,界弥楼的大佬,颜训望着那白袍书生那充满诡异的白骨阴火? 阴沉地说道。

“既然荒族和妖族都出手了,多出个魑魅魍魉也正常? 左右不过是个五阶初期的鬼修。麻烦的是他掌控的那面幡旗,是货真价实的鬼道灵宝? 闫道友…”,毕凡话音未说完? 一只雷鹏从下方飞起? 翼展百丈之巨的雷鹏? 施展雷遁术闪烁在玄罗宗众多弟子门人中间。

这位化神期大妖,时而几个利爪幻影撕裂,随手灭杀数位四阶长老;时而张吐巨啄,吐息出雷云爆链,灭杀一大片人群。

……

面对宗门子弟被肆意屠杀的局面,闫老头终于忍不住出手。

他手掌拍击在玄罗鼎上,一剑一刀一锏一戟一戈一锤一斧,七件金灿灿的兵刃之影飞出,斩向白袍书生,金色兵刃之影所到之处,紫色的摄魂之光纷纷被截断。观其威势,着实不凡。

“通天灵宝玄罗宝鼎,威力不错!程某来试试!”,话音一落,一个青衫人影突然出现在虚空,扬起银光灿灿的双臂,几个闪烁间就轰击在七件兵刃之影上。青衫人,自然就是陈风了;在五色神光面前,什么禁断大阵都挡不住他的潜入。

“修罗步!他怎么会修罗道一脉的秘技?那银色的秘术,是何神通..”,毕凡见陈风如鬼魅闪烁,将玄罗宝鼎的神通手段破解,不解沉吟着。

闫老头见对方举手投足见就能对抗通天灵宝,便熄了独自对抗的念头,他转身对殿内七名四阶后期的玄罗宗长老说道:“各位师侄,全力布七绝阵,助本宗宝鼎没杀强敌!”。

接着,他又对毕凡颜训二人呼道:“两位道兄,全力一搏吧”。

毕凡点了点头,从储物戒指放出两具赤红的飞虎傀儡。有了两件五阶初期的傀儡压阵,毕凡再挽起一柄银色的玉尺,正色地盯着陈风。

其身旁,颜训轻点自己腰间的储物,释放出一位手持巨斧的壮汉,观其身上的妖气和背后的龟壳,赫然是化神期玄龟。五阶的灵兽,不是一般人能拥有的!

望着玄罗宝鼎重新释放除了七件灵兵之影,陈风低笑道:“比人多吗?”。手指抹过储物戒指,各色灵光闪耀。八只五阶阴冥兽,荒族傀儡,玄鹰傀儡、狂剑傀儡悉数登场。

如此,加上陈风自身,十二比五,完全是一副欺负人的节奏。虽然筹划了用玄罗宗钓鱼的算盘,但只吸引两人到场,陈风还是有所失望。

“傅师妹!”,闫老头看到傅雪晴双眼无神,完全被炼成傀儡的样子,愤怒的情绪瞬间占据了心神。那七位号称玄罗七绝子的四阶后期长老,也仇恨填充了心间。

倒是毕凡这位五阶后期的大佬,看到如此多的傀儡,心神恍然地惊呼道:“魔傀宗的传入!闫道友,颜道友,速退!”,言毕,他不由分说的拽着两人暴退到玄罗大殿内。

玄罗宝鼎的七绝兵刃改进为退,毕凡的银色玉尺化作一条银色光环,两者竭力抵挡着陈风的大五行灭绝神针风暴。

五阶的修炼者全力出手,弹指间都是山崩地裂得威能。玄罗宗的一众人刚躲进大殿,这天罗殿的防护大阵在大五行灭绝神针风暴下,仅仅见此了三息之间,就宣告破灭。

坍塌覆灭的天罗殿下方,一片风灵玉布置的大型高台显露出来。在隔绝灵气波动的防护大阵内,有一座远程传送阵布置在其中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