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惓本就生得一副好皮囊,他不笑时让人觉得可望不可即,仿佛是清冷如霜雪的谪仙;然而,当他笑起来的时候,那双深邃的眼睛里全是元颜的身影,勾得人三魂丢了七魄。

元颜顿时沉沦进去,一把抓着他的手腕,就着这样吞下所有的西药。

一顿操作猛如虎,甚至连水都没来得及喝,席惓怔愣的看着她,掌心留有元颜温热的温度,柔软的唇瓣轻轻贴着,带着酥酥的痒。

元颜觉得药有些卡嗓子,拍着胸脯说:“我要喝水。”

席惓赶紧扶着她,给她喂水,“慢点。”

大半杯温水咕噜咕噜被喝掉,元颜可算捡回这小半条命。

美色误人!

席惓盯着她看了一会,菱唇轻启,低磁华丽的音调带着刻薄与挑剔,但偏生又有些宠溺的意味在里面。

他揉着元颜的后颈皮,“一口气就把所有药都吞了,怎么不噎死你。”

说她是小傻子,她还天天炸毛。

“你咒我?!”元颜分得清什么叫恶毒,什么又叫打情骂俏,她哼了声,“不爱了呗,感情淡了呗,嫌弃我了呗,想另找新欢了呗。”

席惓立马想到元颜之前给他发的表情包,里面就有这些话。

他捏着元颜的脸,就像在扯面团,“我看你现在的精神劲挺好的,看来这病也快好了。”

“呵,男人。”元颜瞥了他一眼,模样甚是娇纵,“你以为我像你那么柔弱吗?”

席惓:“……”

“我柔弱?”

席惓被气笑了,掌心扣着她的后颈,把人摁到自己面前。

高挺的鼻尖抵着元颜的,两人的呼吸相互交织。

元颜伸手推了推他的肩膀,“离我远点。”

“……”

“我生病了,小心把病气过继给你。”

席惓心底那点不开心瞬间消散,他微微歪头,衔住她的唇珠,呢喃道:“你有病,我也有,怕什么?”

元颜一口咬住他的嘴唇,恶狠狠的说:“你才有病。”

闻言,席惓嘴里溢出浅浅的笑声,音调低磁迷人,勾得仿佛能将最贞烈的圣女拖下神坛。

元颜的病来得快去得也快,第二天就彻底恢复,追着狗子满院子跑来跑去,别提多精神。

休了短暂的假期,元颜接到江茵给她安排的工作。

她给她接了一部大型古装种田剧,由长篇《猎户娘子好甜》改编。

这部出得早,但文笔剧情人设抗打,哪怕完结多年,热度依旧居高不下。

而且这种大型古装种田剧在荧屏上很少见,所以投资方对此充满期待,预计将它作为暑假上映档,因此拍摄时间很紧张,工作量相对而言也大。

*

拍摄地就在京都郊区的一处农庄,这里不同于大城市的繁华,反而还保留着原始的质朴。

在这拍戏最合适了。

不过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信号不怎么样,元颜每天拍完戏休息的时候,就拿着手机到处找信号。

林晚寸步不离的跟在她身边,问道:“小颜姐,你这是有什么要紧事,要联系家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