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大家都听着张灵甫继续往下说的时候。

陈峰终于抑制不住内心的冲动,沉声在大厅内说道:

“我不同意。”

刹那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陈峰的身上。

别墅内的众人神色各异,站在陈峰的角度,可以理解他为什么这么说。

“说说。”

张灵甫拉开椅子坐了下来,伸手让陈峰继续往下说。

陈峰也毫无惧意,直勾勾的盯着张灵甫说道:

“两个女孩的危险程度要比我们几个男人要高太多了。”

“这种世道下。”

“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

陈峰这话一出,欧阳和紫月也握了握拳头。

无论在哪个时代下,女人,特别是漂亮的女人出行必然是不安全的。

在城外刀口舔血之辈实在是太多了。

看到漂亮女人甚至和看到猎物一般,无疑是羊入狼群。

宋妍妍听到陈峰的话脸色微红。

满脑子想的都是陈峰的心里至少还有我的位置。

“所以呢,一辈子当一个温室里的小花朵吗?”

“当危险真正来临的时候,那个时候她们就能活下去吗?”

“现在帝国什么形势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

张灵甫指着陈峰说道。

现在各帝国之间的关系紧张,说不定哪天就要发动战争。

“在这个世道下,手上不沾鲜血是不可能的。”

张灵甫继续说道。

这句话,大家无法反驳。

陈峰冷哼一声:

“帝国毁不毁灭跟我半灵币关系都没有。”

“如果战争真的来临,我自己会保护我的家人。”

“我的女人。”

“我的朋友。”

“你告诉我,如果真出了事,谁会为她们陪葬?”

张灵甫仿佛听到了一个好笑的笑话。

面带笑意的对着陈峰说道:

“就凭你?”

陈峰答:

“就凭我。”

谁也没有想到,一次不算考核的历练最后演变成了如此针锋相对的局面。

以前陈峰并没有什么追求,来到这个世界,他只希望能够活的开心自由一点。

什么前途,修炼随缘就好。

不过现在的他希望自己的变的更强。

至少有能力能够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亲人。

“你为什么不能尊重她们自己的想法呢?”

张灵甫看着满满对陈峰说道。

陈峰也有些哑然。

整个第一班别墅内。

每个人此刻都有自己的想法。

唐天宋妍妍不敢说话。

林锋锐已经做好了决定,无论怎么样他都会独自前往。

“我……”

满满在这种剑拔弩张的气氛下终于出声。

望着陈峰大胆的说道:

“我……不想一直站在你的身后。”

还有一句话满满没有说。

这句话是“我想站在你的身边”。

满满的家庭并不是很幸福,从小只有陈峰,王一波,陈灵这些朋友给她温暖。

她不想做拖陈峰后腿的那个人,她来到凤凰就是想变的更坚强。

陈峰用力的抓了抓自己蓬松的头发。

他实在难以想象如果满满出事自己会是什么表情。

“是单独,是组队,你们自己决定就好。”

“只要在帝国学院大比之前赶到帝都就行。”

“六份材料在这,半年之后来帝都找我报道。”

张灵甫将六份学院提供的材料放在桌子上。

随后转身出门驾鹤离去。

陈峰,和他很像很像。

“帝国毁不毁灭……”

“和我无关吗……”

张灵甫默默的念叨道,内心中也暗暗的下了一个决定。

……

张灵甫走后,那股压力小了不少。

不过气氛仍然有些凝重。

欧阳学长和紫月学姐也看了眼陈峰和另外两个女孩,微微叹了口气。

桌子上的材料,每一份都是2件天蓝级别的珍稀材料和3件紫罗兰级别的珍稀材料,还有一些少许的灵币。

每一份资源都已经算的上很丰厚了。

林锋锐走到桌子上,一言不发的将自己的那份放出自己的虚拟空间内,直接就走出了大门。

林锋锐没有朋友,就算是陈峰也并不是他的朋友。

游离于第一班之外。

“唐天?”

欧阳看到一向话痨的唐天也默不作声的拿了自己的那份材料,也有些惊讶的问道。

“我也需要变的更强。”

“我也有自己想要保护的亲人。”

唐天想起了刚刚在陈峰幻境中见到的画面。

正是这个画面改变了唐天的心态。

陈峰坐在椅子上,双手抓着头发撑在桌子上。

他都没有城外的经验,无法保证自己的安全。

更不要说满满,宋妍妍两个涉世未深的姑娘了。

就算这两个姑娘结伴而行也肯定做不到。

欧阳和紫月也想不到什么更好的办法。

满满不愿意跟在陈峰后面,宋妍妍也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跟和陈峰结伴而行。

就在众人沉默之际。

李观洋说的话也让陈峰终于抬起了头。

“跟着我吧。”

“保你们不死。”

李观洋的话还是一如既往的犀利,不过犀利之中又带着一丝温暖。

和林锋锐不一样,李观洋虽然外表冷酷,但却是一个极其在乎朋友的青年。

这也是欧阳他们这些学长很喜欢李观洋而非林锋锐的原因。

“你们两个在城外必死。”

李观洋毫不客气的对满满,宋妍妍说道。

就算不死,可能也会有毁掉人生的那种情况出现。

如果和李观洋同行,势必不可能得到陈峰那样的保护,陈峰的性格就是那样。

李观洋什么恶心的东西都吃过,什么恶心的地方都睡过,什么恶心的人都遇到过。

现在看来都是宝贵的财富。

“好。”

“好。”

满满和宋妍妍对视一眼,点头答应道。

如果跟着陈峰,她们永远感觉不到危机感,甚至有可能这一趟都会是欢声笑语。

李观洋在城外摸爬滚打了这么长时间,她们已经做好了面对困难的心理准备。

“我只会保你们不死。”

李观洋再次强调道。

比起之前那个方案,这个方案能让陈峰稍微好接受那么一点。

如果在李观洋身边都规避不了的危险,在陈峰身边也无法规避。

陈峰很信任李观洋,一个人接触久了能够看清楚他的内心。

“那就这样吧。”

“你们一定要注意安全。”

“记住什么都没有自己的安全重要。”

欧阳关切的在别墅内再次强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