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的行为在刘备看来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毕竟当年安息的时候,汉室往那边添堵也没少干,世界就这么多国家,罗马要钱,汉室要地,双方也算是珠联璧合。

再说罗马别说是往贵霜卖点军用物资,罗马就是往贵霜派人,汉室也没什么好说的,毕竟自古以来帝国就是这么一个调调,你能把人家怎么办,打人家?开什么玩笑,要能打早都打起来了,这不是打不了,该做的生意还得做。

“罗马那边目前重心不是在大西洋那边吗?”刘备倒是将某些东西记得很清楚,随口就问了两句。

罗马往大西洋砸了不少的本钱这件事,汉室都清楚,没办法,罗马人要吃糖,可地中海那气候,种不了汉室的甘蔗,汉室这边的甘蔗种过去就变成了芦杆,罗马人的肝都碎了。

同样非洲那边也存在这个问题,所以罗马人走海路去找能种甘蔗的地方去了,不过大西洋那边的环境比较恶劣,罗马人最近到底有没有出海跑到南美洲还真不太清楚。

这里得说一下,因为地球是个球,罗马本土的北非地区,其实距离巴西,比距离加勒比海要近上前公里,这也是欧洲航海家在早期,都是先跑到南美洲的原因,一方面是顺风顺水,一方面也是近。

不过罗马人的造船技术和汉室十年前的造船技术差不多是半斤八两,汉室的海船技术来自于七百年前,而罗马差不多来自于五百年。

汉室好歹有陈曦开挂,在比较容易复制的技术方面,迅速的爆发出了潜力,可罗马这边就很头疼了,能在地中海跑的船,不代表能在大西洋跑,所以罗马人需要新的航海技术和新的战船。

汉室这边倒也不在乎这点,因为汉室和罗马的距离实在是有些肝疼,而且双方关系也算和谐,故而汉室也就给罗马开了点船业制造技术的基础,可相比于汉室跨越性的突进,罗马最后也就抄了涡轮和龙骨,剩下的最后决定抄贵霜。

毕竟汉室的技术和贵霜的技术还是有些区别的,汉室这边明显拐的有些懵,而贵霜的细节很完备,罗马人要升级,自然是找个好抄的来抄,再加上马辛德当初给赛利安的提议,罗马人直接派观察团上了贵霜的战舰,学习吸收贵霜的技术和知识。

简单来说汉室和贵霜打生打死,艰难前进,而罗马白捡现成的。

不过这事没什么好说的,历来帝国战争都是这么个情况,人罗马够强,所以就有资格白捡便宜,如果太弱,敢有这种觊觎的想法,怕不是当场就暴毙了。

“大概还在大西洋挣扎呢,听说翻了好几次船,也不知道情况如何了,不过我估计问题不大。”陈曦想了想回答道。

封建帝国最鼎盛的时候,执行力和国力并不会逊色垃圾工业国,故而大西洋虽宽,罗马如果硬是要过去看看,说实话,没贵霜给技术,罗马也能想办法过去,故而这就是个时间问题。

“说起来,接下来贵霜之后,我们对罗马的外交是否要进行调整。”赵云将骨头上的肉吃掉之后,神色凝重的询问道。

“不用,到时候汉室本土肯定过去,靠封国的话,我们最多输血,就算是目前最强的袁氏。”陈曦摆了摆手,懒得说道。

袁谭现在的表现确实是非常的惊人,但没用,袁谭手上的能作为中坚的棋子太少了,中下层的战力确实不缺,可上层的缺失让袁氏整体的战斗力出现了很大的问题。

如果目前袁谭有袁绍中期那一串豪华的文臣武将,就算打不过罗马,就袁谭现在表现出来的意志和信念,罗马也基本不可能弄死袁氏。

可惜这是不可能的事情,袁刘之战,发生在那个点,陈曦不干掉一批袁家的主力,那搞不好北方定鼎之战得打五六年才能结束,到时候整个北方的精华区都会被打爆,到那时真就无力回天了。

更何况北方定鼎之战打五六年,那打曹孙就需要更多的时间了,到了那个时候,死得就不是那么点人,也就不可能压着天下大势,让他们按照陈曦的规划往出走了。

陈曦信得一句话,最好的预知未来,其实是自己创造未来。

毕竟不自己创造,仅仅依靠预知,难免会出现意外,所以哪怕一早陈曦就做好超宗越祖打出去的准备,也大致清楚未来的走向,可在面对不太确定的方向之后,果断选择了由自己去创造未来。

毕竟靠那些情报去搜集,去判断,还不如凭自己的手腕去创造,至少后者干的时候,会出现什么结果,如何去补漏,都有个心理准备。

“这样的话,短期之内,我们和罗马的外交应该不会出现大的变动了,毕竟袁家和罗马现在这样折腾,也没见罗马有什么反应。”赵云连连摇头说道,他对于罗马的体制一直觉得离谱。

“不是罗马没有反应,而是对于罗马而言,这些损失根本不算什么。”陈曦摇了摇头说道,在罗马的体系之中,公民才算是中坚,非公民和蛮子、奴隶,只是为了公民而存在。

六百万的公民,蛮子和奴隶足足有公民的六七倍,平均下来,从国家角度讲,对于每一个公民而言,相当于每个公民都有六七个雇员。

都不说半奴隶,半封建的社会,可以将这些人往死了用,就拿现在来说,一个普通人,有六七个听你瞎指挥,让搬砖就搬砖,让打架就打架的雇员,也不用像封建社会一样往死了用,每个人每月给你贡献一半的收入,你活的也好的很。

这也是为什么公民能自筹武器装备,还能自筹战马,同样这也是罗马公民制度下,所有的公民哪怕被加税了,也只是骂皇帝神经病,但强烈拥护公民体系的原因,因为他们的税可以转嫁给其他人。

同样这也是卡拉卡拉一声令下,给于所有人公民身份之后,不仅原本的公民反了,连蛮子和奴隶都反了的原因。

因为蛮子和奴隶想要的公民,是那种明面上只是一个公民称号,但实际上却是剥削了整个国家百分之八十五以上的人,为其余不到十分之一的人提供的完善福利。

这也是为什么罗马皇帝在有了参考之后,发现自家统治阶级摇摇欲坠的原因,因为这种方式太不稳定了,当然如果上升通道很明确,就像塞维鲁这样,这种方式下,蛮子和奴隶也都很有上进心。

谁不想过这样的生活?可问题在于罗马所能供养的公民是有限的,除非消除某些人的公民身份,让这个体系能流动起来。

可动起来,就意味着动了公民体系,而动了公民体系,也就基本完蛋了,这是罗马的死穴,而目前罗马在东欧玩的就是削薄蛮子之中的精锐,外加腾出部分公民的位置。

没错,公民的位置也在往出腾,虽说不多,但确实是如此。

这也是东欧之战死活结束不了的原因,因为罗马已经认识了一个事实,貌似他们这个体系,只要打起来,那就能一直延续下去。

“其实我有一个问题之前就想问。”甘宁听完陈曦的叙述,也没太在乎,他的心思其实主要放在贵霜身上。

“什么问题?”陈曦夹了块肉,然后侧头询问道。

“罗马在贵霜的蛮军那么多,他们之后真的会回罗马吗?”甘宁这个人的眼光很好,有足够的战略思维和冒险精神,而且灵机一动,外加瞎琢磨的时候能得出很多奇怪的结论,但本质上这货还是个二哈,虽说属于哈中之王的王哈!

“你在担心啥?”张飞不解的看着甘宁询问道。

“贵霜他娘的迁都怎么办?”甘宁看着张飞询问道。

“他们不是才迁都吗?”张飞还没反应过来。

“你该不会说贵霜直接迁到非洲吧。”陈曦按了按太阳穴询问道,他还真没考虑过这种问题,这个问题很荒谬,但是仔细思考一下贵霜的海运能力,能在后世印尼和马来得地盘建城,还能跑到罗马。

“为什么不可能呢?”甘宁看着陈曦询问道,“我之前靠近澳洲那边追杀蒙康布的时候,就在思考一个问题,那群贵霜人,去没去过非洲,他们现在正处于****刚开始的状态,最为虚弱,可他们要是乘船跑掉的话……”

陈曦按着太阳穴,这还真是个麻烦,这样一想的话,吴家那群人能跑到非洲,搞不好有竺赫来那群家伙放水啊,再这样一想的话,贵霜那群智者的大战略貌似还真不差。

以贵霜的运力,好吧,也别贵霜了,以印度的船运能力,运几百万人去非洲那还真不是太困难,而别看现在汉室打贵霜非常顺利,贵霜要是跑到非洲大陆中部,苟个二十年出来,那真就要命了。

至于说非洲猛兽什么的,除非那些玩意儿成精了,绝对干不过贵霜,贵霜好歹也是一个帝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