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光蔽日,锋利如神芒,光辉霍霍,大地崩碎,土石滔天。

伴随着剑气铺天,日月星辰流转,天空中竟然不知何时飘起了雨丝。

忽然的,有风掠过,吹拂四周,紧接着,天空中一道银雷掠过破了天地,如同将那漆黑的夜色给斩裂了一道似的,狰狞异常,恐怖的雷鸣声响起,震耳欲聋,同时也震的人心中震颤。

剑动四方,引自然异象。

叶玄一剑引动风雨雷鸣,朝着那些骑兵落下。

“杀,杀,给我杀了他!”

那名九黎蛮人的领队,大声的呼喊起来。

一时间这里喊杀震天,那些骑士纷纷的朝着叶玄冲了过来。

只不过,已经来不及了。

当雨丝落下的瞬间,一切都被撕的粉碎,一名一名蛮人骑士不断的惨叫着,不断的倒落在地上。

鲜些流成了河!血腥的味道格外刺鼻,不断朝着四周飘散开来,让人感觉颤栗。

那残破的院子里,多了四五十具尸体,而且,这还仅仅只是开始。

因为,今夜实在太适合出这一剑了,叶玄甚至不需要用自己的灵气来幻化异象,来引动异象。

今夜,本来就是雨夜,下着大雨。

须臾,叶玄的跟前躺满尸体,那些蛮人骑兵根本无法抵挡天空落下的雨丝,每一道雨丝都如同利剑,轻而易举的刺穿了他们的身体。

叶玄收刀回鞘,然后转头看向递铺的屋内。

叶玄微笑点头致意道:“多谢照顾,后会有期。”

叶玄言落的瞬间,朝着后方踏出一步,然后便利用踏破虚空,直接消失无踪。

老板吧唧下嘴,看着周围一地的尸体道:“这小子真的是你捡回来的?”

汤爷麻木的点点头道:“嗯。”

老板忍不住道:“你这是捡了个怪物回来啊。”

汤爷抹把冷汗,自己对叶玄的态度好像不怎么好,那泥巴的名头还是自己叫出来的。

不过,无论如何,自己的危机似乎暂时解决了。

……另一边……“阿嚏!”

叶玄揉揉鼻子,然后看了眼天空下不完的雨。

叶玄现在后悔了,装叉遭雷劈啊,自己装什么大尾巴狼,耍什么帅啊,解决那群九黎蛮人的骑兵,直接回递铺不就好了,完全可以等到明天雨停了再走。

叶玄叹口气,自己光想着实力暴露了,没有办法安稳的待在马车队伍里了,冲着自己展现的实力,汤爷还敢对自己呼来喝去的让自己干活吗?

还敢把自己当成一个野小子吗?

叶玄完全能预料到汤爷的态度,汤爷应该会变得不自在,车队里的人恐怕也会变得不自在,没人会再跟自己说着荤段子,问自己要不要嚼烟草了,叶玄自己同样会变得不自在,其他人看着自己会变得畏缩,叶玄又怎么能自在起来,又怎么继续嬉皮笑脸?

说到底,叶玄跟汤爷一群人是两个世界的人,这并非自我意志能够改变的事情,就像不同阶层的人能够成为朋友吗?

叶玄不敢妄下断论,但即便有这样的例子,必然也是少数,一名城主跟一名乞丐能够畅谈交心,成为知交吗?

正常而言是绝无可能的,因为城主的身份,让他无论多么友善,多么和蔼,都只能被当成施舍。

实力也是如此,这并非叶玄是否愿意的问题,而是实力本身就让他们的存在变得不同。

如同一杆秤,一杆秤的两边就算无法做到相对平衡,也应该是相近的,才能够确立对等的关系。

既然如此,与其大家都不自在,那不如离开,反正两千八百里黑河已经在眼前了,渡河而过就是九黎蛮人的地盘,也没必要继续跟着汤爷去青海之城,自己想办法渡河就成了。

可叶玄啥都想了,偏偏忘了眼下正在下雨,而且,还是暴雨。

叶玄呢喃道:“走的时候,好像说了后会有期,那现在回去,似乎也说的过去,这不是又不期而遇了,嗯,是不是无耻了点?”

叶玄叹口气,这时候回去也太丢脸了。

但眼下想要离开……叶玄看了看四周,三里河是两千八百里黑河的支流,这里跟两千八百里黑河是相连的,从这里渡河其实也可以。

而且,三里河的确有渡口,叶玄听汤爷说过,入冬之前,青海之城的有一部分物资是走水路运送去青海之城的,所以,在一些河域建造了渡口,三里河这边算是比较重要的一处。

可问题是大晚上的就算找到渡口,也几乎不可能有船只渡河,退一步说,就算晚上偶尔能找到渡河的船只,但是……叶玄抬头看天,这狂风暴雨的,哪个白痴会愿意在这时候出船啊?

叶玄再次哀叹一声,实在不成就只能坐万象飞舟过河了。

万象飞舟当然能够渡河,直接从空中飞过去就好了,但叶玄的渡河可不纯粹的只是渡河,他还打算渡河的时候,顺便向船夫打探一下九黎蛮人那边的情况,毕竟只是渡河前往两千八百里黑河的另一边,叶玄仍旧是一头雾水,不知道如何才能找到最近的部落。

而这些事情,其实都可以问汤爷的,但叶玄走的太突然了……叶玄有哭的冲动,要不还是回去吧?

面子算个啥啊,丢脸就丢脸呗。

叶玄正在纠结着,是应该先用万象飞舟渡过两千八百里黑河,还是灰溜溜的回递铺去呢?

却在这时候……叶玄忽然感觉眼前有光芒晃过,不由的一愣,顺着光芒看去,发现那光芒竟然来自三里河上,是一道很模糊的淡白色光芒,虽然很黯淡,但在夜晚却仍旧极未显眼。

“这大晚上的,河上还有船?”

叶玄第一个想到的自然是船灯,虽然夜晚行船很少,但偶尔还是有的,这种时候就需要挂上船灯。

只不过,如此的暴雨行船,怎么也说不过去吧?

叶玄犹豫了片刻,迅速的丢出万象铁卷,化成飞舟之后,朝着散发出光芒的地方飞去。

但是,当万象飞舟遁入空中的瞬间,金芒闪烁,而那河面上的光芒,也是第一时间消失无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