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青衿勉强点了点头,“神君与师傅或是理念不合,但到底没有深仇大恨,何不解除约定,放我师傅自由?”

策神君哈哈大笑,“非是我不放他自由,而是他自己将自己困了起来。”

三人微微一愣,随后恍然。

策神君带着三人横跨东洲,来到中途。

“此行已毕,我要赶回九霄天,你们自己回琅嬛洞天吧。”

三人躬身再拜,“不管如何,何青衿感念神君相救的恩德。”

策神君笑道:“倒也不必,毕竟梦珠玑也付出了相当的代价。”

“恭送神君。”

“哈,咱们会再见面的。”

策神君化作流光而去,四人就此分别。

策神君极速回到九霄天,沧澜巨门之内,赦无命扶着却神戟屈膝半跪,正勉力抵挡三界壁垒带来的压力。

御神机在身,赦无命的功力虽然徒增百倍,却也力有未逮。

策神君见状,虚空一步,整个星辰空间同时颤栗,三界壁垒同时安定。

赦无命长舒一口气,拜道:“神君,您回来了。”

策神君轻声道:“嗯,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赦无命苦笑道:“谈何辛苦,都是却神戟与御神机出的力。”

策神君笑道:“好了,你先下去休息片刻,然后就回虹练峡道吧。”

赦无命点了点头,“却不知玄一与白发侯在何处?”

策神君道:“乾皇来信,让神仙宗与三教合作绞杀残留人间的天魔余孽,我答应了,有三界人马相助,我们的进度可以有一个质的提升,我已经让他们两人去发出与乾皇等人接头了,相信不久就会传来好消息。”

“嗯,原来如此。”

策神君道:“天火八卦阵早已经布置完毕,但是有一点你要知道,若是天武武凰率兵北进,你可放行。”

赦无命问道:“这正是无命不解之处…”

“这是极帝的意思。”

“那属下明白了。”

“好了,你下去吧。”

“属下告退。”

赦无命退出九霄天,策神君独立破碎星辰之间。

“天魔曌世…”

另一边,任还真给武凰通气,欧阳子即将来犯,武凰一边召回帝国武神逍遥侯,一边派人去大楚求援。

大楚帝都,淘金人带着武凰信物立于金銮之上。

“放肆,见到我皇陛下,为何不跪?”

淘金人微微一笑:“天武为宗主国,大楚为下,外臣执武凰信物,如同武凰亲自,怎可屈膝?那会盟之事,岂不成了笑话?”

乾皇摆了摆手,示意那人退下,笑道:“伴伴说得不错,说起来,孤皇仍在武凰之下,只是不知伴伴亲自前来,有何指教?”

淘金人面对乾皇,自然恭敬,“回禀陛下,外臣奉我凰陛下的命令,前来求援。”

“求援?”在场文武百官无不惊讶。

乾皇也甚是疑惑,“哦,孤皇不解,武凰贵为九五,执掌天武已是权势滔天,更有天武创者在侧,武凰自身也是绝顶高手,究竟有何人何事能够威胁武凰陛下?”

淘金人道:“前些日子,孤舟独萍逸风行来我天武帝都借走我凰陛下的本命之源纯阴之源,说是要用它去完成欧阳子的条件,铸造什么绝世兵器破开狱王结界。

纯阴之源虽然归还我凰陛下,但本命离体,需要长久的修复温养,短时间内根本无法出手…”

乾皇与倾海流对视一眼,见倾海流微微点头,不由沉默。

“原来逸大哥的破界神兵三恒绝世武凰也有出力,是孤皇怠慢了,来人,赐座,请伴伴细细道来,为何武凰要求援,又是何人在威胁天武?”

侍者搬来座椅,淘金人拱了拱手,“多谢陛下。”

“不客气,伴伴请。”

淘金人躬身再拜,随后坐下。

“来犯天武的不是别人,正是天剑山神铸欧阳子与东武林第一武极任还真,甚至可能…还有孤舟独萍逸风行!”

众人惊讶不已,沧海横流率先道:“不可能,剑首又怎么会是这样恩将仇报之人?”

淘金人道:“剑首的人品,我们自然相信,也绝对相信这并不是他的本意。”

乾皇问道:“孤皇知道,任还真乃是你天武逍遥侯的师兄,与你天武本就关系匪浅,究竟是何原因要对你们刀剑相向呢?”

淘金人解释道:“据武极所说,欧阳子觊觎我凰陛下纯阴之源,欲要趁着我凰无所,前来抢夺。

天武人才凋零,能够抵挡万兵之祖的,恐怕非创者不可,但若是欧阳子纠结武极与逸风行,天武顷刻,便会化作飞灰。”

“孤皇不懂的是,任还真与逸大哥为何会由欧阳子驱使?”

淘金人道:“陛下不出入武林,自然不知道欧阳子的规定,凡得其兵器者,无论是何手段得到的,都需要为他做一件事,如果不愿意,他便要收回兵器。

武极任还真得了他的无定飞环,逸风行得了他的三恒绝世,所以就算无奈,武极也会出手。”

乾皇笑道:“没想到,这区区兵器,居然如此重要?”

淘金人点了点头,“这是自然,武林人惜兵如命。”

“嗯…天武大楚互为唇齿,既然如此,孤皇理所应当出手相助才是。”

淘金人起身拜道:“多谢陛下宽厚仁德。”

乾皇道:“伴伴不必多礼,只是任还真名号武极,实力非凡,逸大哥也绝不是轻与之人,伴伴认为,孤皇身边有何人可以与之为敌?”

淘金人环顾众人,倾海流,烨世经纶,凛千秋,渡云虚,月江流,仙别鹤,沧海横流…

“陛下身边果然人才济济,但是请陛下明鉴,请恕淘金人冒犯,若非沙皇与太玄生道主,恐怕不是敌手。”

乾皇笑道:“伴伴还真是狮子大开口啊,不过,孤皇准了。”

淘金人大喜道:“多谢陛下,外臣多谢陛下。”

“伴伴真不用多礼,你之于武凰,便如仁伯之于孤皇,都是家人,伴伴今日为了武凰来此,孤皇甚是感动,孤皇既然答应出手相助,你便不用担心了。”

淘金人点了点头,“是,外臣多谢陛下。”

乾皇对倾海流与凛千秋道:“不知两位何人愿意往天武走一遭?”

凛千秋道:“还是由我去吧,有沙皇镇守帝都,才能震慑宵小。”

乾皇点了点头,“那就辛苦道主了,不过以防万一,沧海大哥,你与逸大哥乃是好友,你也走一趟吧,请务必保证武凰不失。”

沧海横流拱手道:“是,陛下,我明白了。”

乾皇对淘金人道:“有太玄生与静涛君出手,伴伴可还有其他诉求?”

淘金人摇了摇头,“淘金人岂敢再有非分之求,淘金人代我凰陛下多谢乾皇。”

“无妨,既然如此,孤皇就不留你们了,快快回天武去吧。”

“是,淘金人告退。”

“臣也告退。”

沧海横流与凛千秋随着淘金人离开,乾皇见状,说道:“武凰这回也算是为苍生出力颇多,孤皇不可能视而不救,一个欧阳子,一个任还真,如果再加上逸大哥,单单靠道主与沧海大哥恐怕还不行啊。”

“陛下放心,天武创者穹黄圣羽阙天行与逍遥侯也不是一般高手,自有能力抵挡。”

乾皇道:“以防万一,月阁主,劳烦你与白老暗中跟上吧。武凰求援,已是折了天武颜面,以武凰之骄傲,你们可暗中观察,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出手。”

“是,臣明白了。”

琅嬛洞天,逸风行仅是脱力,经过调养自然恢复。

“我已经让孤独愁去请人救青青了,你不必担心,不日就会有消息的。”

“可是…”

“不必可是,难道你不相信我?”

逸风行连忙道:“我自然是信任梦君的,可是抓他的人是魔羯啊,寻常是人是敌手?”

梦珠玑怒道:“难道你就是对手?”

“我…”

梦珠玑宽慰道:“放心,我请的高手绝对厉害,十个魔羯也不在话下!”

逸风行只当梦珠玑在吹牛,心中还是焦急。

正此时,梦珠玑突然笑道:“成了,你现在可以宽心了,青青已经获救了。”

“当真?”

“我会骗你?”梦珠玑双手一摊,一道玄异光芒闪动。

“玄光镜”

微波荡漾如同水面,映现的正是何青衿与策神君争吵的画面。

“如何?我会骗你?稀罕!”

逸风行心下一定,“这是策神君…原来梦君请动了他,那就不奇怪了。”

“你倒也有几分见识。”

逸风行笑道:“我与神仙宗玄一为友,与他有过交流,策神君的底细我也听说过一二,近神人的名号,自然不是虚话。”

“呵呵…”梦珠玑轻轻一笑,正要说什么,却愣了一下,“哦,有客人来了。”

通天阁外,一道身影乘风负剑而来。

“御风乘行,笑饮丹青,千秋奉剑吟。”

“天剑北堂墨,求见斗南一人梦珠玑与孤舟独萍逸风行。”

嘎吱声响,通天阁中门打大开,逸风行从中走了出来。

“听闻剑首忏罪岩力破神威,北堂墨不由心驰神往,剑首安好?”

逸风行点头道:“承蒙北堂兄挂念,逸风行一切都好,未知北堂兄来此,有何事?”

北堂墨眼神复杂道:“家师欧阳子请剑首天剑山一行,你与他的约定,应该兑现了。”

逸风行沉沉的地点了点头,“既然如此,我们走吧。”

“剑首请!”

梦珠玑见两人离开,脸色微微一凝,分不清神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