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愁三人被策神君陨星带起的气流卷起之时,魔羯与穹煌正勉力抵挡策神君的威势。

所为近神人,策神君不愧是最接近神的凡人,以一人之力力压天君魔羯,而且看起来还尚有余力。根本没有费多大力气。

陨星破碎,碎石如同密密乌云盖顶,策神君满意一笑。

“两位,策神君先走一步,若是今日有何不满意,可以来九霄天找我嘛,我来者不拒哦。”

策神君哈哈一笑,掌中发出一道青色丝线将孤独愁三人拉扯住,带着离开黄泉之畔。

“告辞了!”

石云落下,魔羯与天君适时抵挡,待乱石崩塌完毕,策神君几人早已经离开了。

“可恼啊!”魔羯一声怒喝,一剑划过,远处山峰化为齑粉。

穹煌哼道:“策神君虽然没出全力,但是他的实力明显又变强了,近神人,哈,本君会让你看着,神与凡的差距究竟是什么,今日的屈辱,本君定然百倍让你偿还。”

策神君带着孤独愁三人飞在半空,孤独愁与无痕自然震撼策神君经天纬地的实力。

无论魔羯也好,还是天君穹煌也好,便是他们几人一齐出手,联手相攻也占不到几分便宜,而策神君仅是一人,举手投足之间便将两人轻易镇压,这样的实力修为,简直骇人听闻。

策神君见孤独愁表情犹豫踌躇,笑道:“怎么,可是有何不妥?”

孤独愁干笑道:“没有没有,岂有不妥之处,神君千秋万载,一统神州。”

策神君一愣,随后哈哈大笑,“你不知道久远之前我便是神州共主吗?一统神州不过是过去式了,不提也罢。”

“额…这倒是听梦君说起过。”

何青衿幽幽道:“神君出手相救,何青衿感激不尽,不过师傅一向与神君不合,何青衿冒昧请教,这次神君怎么轻易离开九霄天,亲自出手救我?”

策神君笑道:“你们可知我与梦珠玑的关系?”

三人皆是点了点头,孤独愁道:“神君与梦君同属上古四大神君之一,乃是同袍战友。”

“说得不错,梦珠玑与我无关当然是战友。不过你们知道是谁将梦珠玑困锁在琅嬛洞天的吗?”

何青衿皱眉道:“这就是我的疑惑之处了,与师傅有约的,就是神君本人,当年师傅输了半掌给神君,随后神君提出条件,要师傅永世不得离开琅嬛洞天,直至今日,已有七万年了…”

“呵呵,梦珠玑倒是什么都跟你说,看来他真的非常宠爱你,不然也不会央求我亲自出手。”

“还请神君解惑。”

策神君道:“其实这也算不得什么重大秘密,告诉你们也无妨。”

策神君轻声一叹,陷入了绵长的回忆之中。

“三才大战之前,我们四大神君各领当时的人间四方,虽然小有摩擦,但也算相安无事。

武神君修为最高,却神君兵器最强,梦神君神机卜算,而我则精于阵法。我们四大神君也算是惺惺相惜,引为各自知己。

然而天魔入侵,人皇一开始的不作为让人间节节败退,他们三人推我为天下共主,率兵抵挡。

但是有替天君魔尊在场,举手投足之间便轻易将我们重伤,若不是人皇出手,或是人族早已经灭了…”

“人皇,他不应该保护我们吗?”

策神君轻笑着说道:“人皇加入战局,人间才能勉强防守,战势开始胶着。

我与他们三人商量了很久,却始终得不到一个解决方案,而此时的天魔正在集结兵力,准备一举成功。

人族根本无力抵挡,无奈之下,我寻上妖族,求得十万妖族大军,这才勉强形成了势均力敌的场面。”

“九霄天大战吗?”

策神君笑道:“不错,就是九霄天大战,这一战,亦是在这一战中,武神君在与魔界大君的争斗中率先陨落,却神君也重伤,太宇荒神被魔尊压制,人皇与天君势均力敌。

这一战的结果,我相信你们都有所了解。”

“嗯,师傅曾说,这是混沌至此最惨烈的一役,三界底蕴,尽付这一战之中。”

“不错,魔界大君陨落过半,天族战神凋亡折损,而人间精锐与十万荒妖几乎全军覆没。

自此,人族与妖族的联军仍然落于下风,毫无喘息之机。”

“那,我们是如何反败为胜的?”

策神君扯了扯嘴,反问道:“你觉得我们胜了吗?”

孤独愁愣道:“难道,我们输了?那今日主宰神州的,不该是我们才对。”

“哈,人皇引魔尊与天君自域外大战,自爆神源,与两人同归于尽,三才消散,太宇荒神同时重伤,人妖联军这才有了喘息之机。

魔尊与天君陨落,天魔联军士气不存,被我与梦珠玑联手清除大半,人妖联军惨胜。”

“惨胜…”

“呵呵,四族十不存一,自然惨胜。知道当时的参战人数吗?天魔联军数百万,人族更是整千万之巨,而最后剩下的是多少你们知道吗?除了保存尚好的妖族还有五六万,天魔联军与人族人马加起来,也仅是百万出头,双方折损…太甚。”

“这…”之前听梦珠玑提起,只是知道惨烈,却不知战况如此,实在令人震撼。

“整个末日征途大战,双方付出的性命不可计数,但好在,九霄天一战,事情终于有了结局。

但是神,是永生不灭的,他们具现出天君魔尊或是人皇的实体出来,躯体可以毁灭,但是雷霆,火焰与风的本质不会消失,三才回归乃是必然情况,所以…为了避免又一次的三才大战,我做了一个决定,或者说,在九霄天大战之前,我便偷偷有所布置,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梦珠玑与我彻底决裂,引为仇敌。”

“哦,为何?”

策神君慨然道:“我摆下阵法,以残余众人的性命精华启动夺天大阵,助我成为一刻真神,将三界分离开来。”

何青衿道:“敢问神君,余下众人的性命指的是…?”

“自然是当时在场所有人的性命,足足有百万之巨。

却神君自知回天无救,甘心赴死,而梦珠玑却为此与我走过激烈争执,但夺天阵起,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所以与他定下一掌约定,他若胜,我自投夺天阵中,他若败,便不能插手这件事,约定的结果,你们都知道了,我赢了。”

“神君以百万生灵为代价,究竟做了何事?”

策神君呵呵笑道:“区区百万生灵的性命自然不足以成事,不过九霄天战场,当时可是埋葬了千万数的生命,我提前布下夺天阵,便是在不断吸收他们死去的精灵气,最后再将剩下所有人赶入阵中,完成最后的计划。

却神君无比相信我,以却神戟托付我,随后以身投阵,夺天阵启动,我借助万千生灵的精魂之力,成为了片刻真神,超越三才的真神。”

“超越三才…?”

“不错,与混沌相互交融,一念万物生,一念万物灭的真神。

那种绝对的无所不能与绝对的冰冷无情让人既渴望痴迷又害怕恐惧,不过我对天魔的执念让我得到片刻的清明,一念之间,万事万物随我调动,随我拨弄。

天翻地覆,洪荒分裂,三界分离,我神之一念,永绝后患。

现在想来,我当时应该完全将天魔灭绝才是,哎,一念之差,终有祸患。”

策神君轻轻一叹,三人倒吸一口凉气。

“神君不是后悔布下夺天阵,而是后悔没有用夺天阵灭绝天魔?”孤独愁小声问道。

策神君轻笑道:“嗯,可以这么说吧,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天魔与我们只是立场不同,无有善恶的区别,我相信我若真的这么做了,冥冥混沌也不会允许的,所以这样挺好的。”

“神君罔顾性命,不觉过甚?”

“呵…”策神君嗤笑,“待天魔归来,死去的何止百万?至少本君给神州带来了七万年的和平,而他梦珠玑呢?只是在苛责我这百万的怨灵罢了,何况天魔的性命,对我们来说,算什么?难道不该杀?”

“可是残存人类与妖族呢?师傅从来责怪的就不是神君的决断,而是末日征途意义乃是护佑人间,若是以人族的性命为代价,那不就失去保护的本意了吗?”

“哼,优柔寡断,女儿心肠,以区区几十万人的生命为代价,换取七万年的四海升平,难道不值得?难道不划算?”

“杀一人而救一人,死者何辜?”

“为苍生赴死,死得其所。”

“你强词夺理!”

“你与你师傅一样,妇人之仁,但是结果如何?若是我不这样做,三界战争不是会持续更长的时间?”

何青衿丝毫不让,“三才已歿,若是三界和平谈判,这样才能长治久安。”

“和平谈判?愚不可及,天真无畏。”

策神君不屑一笑,何青衿还要再说,孤独愁拉了拉她,“好了小妹,你这也不能恩将仇报呢,神君这才救下你的命。”

何青衿道:“我自然感激神君的救命之恩,但是这种事,岂有相让之理?”

策神君哈哈一笑,“我知道你是农妇出身,有这等见识也算不易,梦珠玑将你教得不错。

不过你们说的情况到底没有发生,究竟结果如何谁也没办法预料,所以当然任由你们信口开河咯。

事已至此,还是专心眼前吧,执着过去,愚夫所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