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歪到的样子就像一颗头重脚轻歪到的陀螺,圆形的铁箍在桌面上骨碌骨碌朝桌子边缘滚去,得亏言峥眼疾手快一把将其拉住才让小猴子幸免于跌落桌下的惨剧。

原本吓得瞠目结舌的可可与小兰顷刻间哈哈大笑了,言峥也跟笑出声。

小猴子头重脚轻费了好半天才从桌子上做起来,双手托着铁箍泪汪汪的冲言峥哀求道:“帮帮我~帮我把它弄下来,这样太难受了~”

言峥摊开钳子示意自己无所谓,随后开口说道:“那你忍着点,可能会有点疼,来把头上的铁圈卡到桌子中央的凹坑里。”

待对方卡进去,言峥跳到猴子头顶上,用自己的虾尾顶住猴子脑袋,张开双钳牢牢卡住两边的铁框,再次开口提醒道:“忍着点,或许会很疼!”

说完这句话,言峥才刚发力,猴子全身便剧烈挣扎起来头顶上漂浮的女孩头像,也随之一脸弄哭大声尖叫道:“疼~疼~疼死了我了……”

言峥全当没听见,一咬牙使劲一㩐,小猴子嗖一下掉到了桌子底下,言峥手里只剩下空铁圈,帮小猴子将铁链从桌子下拽来,言峥朝着桌子边缘探爬起,还未爬到桌子边上,猴子抱着头从下面自己爬了出来,刚才被紧箍所包裹的地方毛比剃的还干净,直接露出里面鲜红的肉皮,鲜血直流。

看上去很惨,却也很可笑,就像地中海被人敲破了头……

无良的三人瞬间笑出了鸭子的叫声,嘎~嘎~嘎~彼此起伏。

变成猴子的姑娘抱着脑袋嘤嘤哭着喊道:“你别笑了好不好,我都这么惨了,你们还有没有点良心,谁能帮我包扎一下,疼死人啦~”

言峥一边嘿嘿的憋着笑,一边跳到对面柜台上,从里面拿出一卷卫生纸回到桌子上,按照缠纱布的方式往猴子受伤的头上一圈圈绕,等一卷卫生纸用完,大出血的地中海彻底变成了印度阿三……

三个人又是忍不住一阵哄堂大笑。

小猴子拖着自己头顶上的一坨卫生纸,气得直冲三人翻白眼。

大笑了十几秒钟言峥嗬嗬嗬的收敛笑意,严肃的说道:“你这样跟着我有点不方便,我去求其他人,你去找大白鹅吧……”

猴子双手拖着头,疑惑的问道:“大白鹅?我去哪儿找她~”

言峥随即背起碎料袋领着猴子来到外面大棚地下,指了指头顶上横梁说道:“大白鹅就在上面,看情景她应该找到藏身之地了,是时候展示你技术啦,发挥你猴子的本领,找根柱子自己爬上去找找吧,找到白鹅,你俩就在一起猫着,等回头我来救你们~!”

女孩头像似懂非同的冲言峥点点头,顺手攀住自己身旁的铁柱子,一手扶着“帽子”

嗖嗖眨眼间便爬上去十几米远。

“果然不愧是种族天赋,有根杆就能顺着往上爬啊~”

感叹一句又被小猴子现在这幅阿三的模样给逗乐了,忍不住大笑起来。

爬到房梁上猴子头顶上的女儿还头像咬着嘴唇,极为不舍的说道:“你可快点回来啊……”

言峥冲她挥挥钳子示意她安心。

“放心吧,你们躲好了,等找到合适的机会,我一定回来救你们!”

丢下这句话言峥背起鱼朝着前方走去,刚转身忍不住小声嘟囔道:“怎么每个女孩最后都说这句话,搞得我跟要离家出走不回来的渣男一样……”

走到海鲜市场中间位置言峥猛地停下脚步,鼻子不断耸动惊讶冲可可她俩问道:”你们俩有没有问道一股香味~“

可可还没来得及回答,小兰抢先没好气的说道:“我俩隔塑料袋呢,能闻到啥呀,就闻到水有点馊了,有机会的话帮我们换换水,养鱼也没你这么懈怠的,更何况我们两个大活人……”

言峥冷哼一声,全当没听见小兰的毒舌,自顾自的闻着味儿朝香气发源的地方追寻过去。

往前走了七八米突然豁然开朗,在言峥的前面多了一条横着的通道,将一排排圆顶大棚连通,道宽约两米,两旁同样店铺林立,言峥闻到的香味就是从一家专门做甲鱼的店里面飘出来。

言峥警觉地走到门口,便看到门旁摆着一口大铁锅,上面水汽微腾,香味就是从锅里发出来的,走到锅边放下鱼言峥好奇的顺着墙爬到架子上,居高临下言峥终于看清庐山真面目。

锅里面熬着一锅乳白色的浓汤,在浓汤中一直甲鱼正在奋力挣扎想要从锅底爬出来,奈何锅光滑如镜,甲鱼爬到一半便会出溜下去,急得那甲鱼跟火烧屁股似的在锅底四处打转。

而王八头顶上飘着的正是小李的头像,看到这一幕言峥差点没笑出声来,小李变成了一头王八,不对,是一头绿色的甲鱼……

这三木是不是故意的,想想小李暗恋萱倪之事,言峥愈发觉得三木高深莫测,官方吐槽最为致命呐!

这幅场景也让言峥很快想到了一道菜,铁板甲鱼!

将鲜活的甲鱼放在有调料的凉汤中用慢火煨。

甲鱼必须是活的,当水渐渐升温后,甲鱼就会因为热而挣扎,再逐渐升温的锅中甲鱼剧烈运动没多久便会口渴,而下意识的去喝汤,调料自然就进入了甲鱼的体内。

渐渐火越来越热,看着锅中甲鱼痛苦的翻滚,某些举箸之人无不兴奋异常。

最后甲鱼熟了时,外面的汤和甲鱼喝下的汤,使甲鱼肉味中都有汤的味道,据说鲜美无比……

又是一道极为残忍的美食,为了吃这口鲜,便要有一只甲鱼慢慢被煮死,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在高温沸水中熟透,却无能为力……这对甲鱼来说已经不能用残忍来形容了,十八层地狱也不过如此!

当锅里面的主角从甲鱼换成了人,美食也就真成了地狱!

言峥的心上又被插了一把刀子,每救一个人,每看到一处此类场景,言峥的负罪感便会增加一分。

这都是报应啊!

心中刚才还嘲笑小李的笑意瞬间当然无存,却而代之的是忧心忡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