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兰脖子一梗不服气的回道:“他扎我那么多针,还把我肚子缝的这么丑,还不兴我说两句啦!”

可可故意恐吓道:“你没看他拉着脸嘛,明显就是不高兴了,你再叨叨小心他把你丢下不管咯!”

小兰吓得立马闭嘴,小心翼翼的撇了言峥一眼,嘟囔道:“还不让说话啦,敢做不敢当,暴君!”

在沉思中的言峥刚好这时候回过来神来,槑头槑脑的听到这么一句话,茫然的接道:“谁?谁是暴君!”

小兰吓得花容失色连连摆手一个劲直说:“没~没~没~没什么~!”

言峥也没在意,未继续深究下去的态度让小兰暗自松了一口气,朝言峥吐吐舌头,忽然发现言峥神情有些古怪,拉了下可可好奇的说道:“他之前就这样吗?随时随地发呆?嘻嘻,他改名叫言槑槑会不会更贴切~”

可可白了小兰一眼同时也好奇的顺着言峥视线方向开去,在他们对面有一家野味馆,言峥正望着门口的彩色宣传画出神,仔细定睛一看可可吓得赶忙捂住自己嘴巴。

宣传画有一张圆桌,摆满各种菜肴,圆桌中央是一处圆形的空洞,里面关着一只猴子,猴子的脑袋被铁箍禁锢着,露出圆圆的小脑袋,只是那猴子的脑袋上并没有头盖骨,白花花的脑子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之中,照片过于清晰就连脑子上的毛细血管网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言峥望着海报沉思了片刻,迈开腿缓缓朝着野味馆走去,他现在已经摸清了三木的套路,他们这些被变成动物的食客全部都是来受罪的,人类社会中每一道对待动物极为残忍的菜,在这里都会变成他们这些人受罚的酷刑,浇驴肉馆都有变成驴的食客,这道猴脑估计也不会例外。

言峥眯起眼刚走到门口便到看到中间摆着一张圆桌,与浇驴肉隐蔽的做法不懂,这家店毫不避人,桌子就大咧咧的正冲门口,走到跟前便能看到桌子中间那只可怜的猴儿。

已经被剔去毛发的小猴子露出一个光秃秃犹如婴儿头颅大小的脑袋,头皮上的青筋不断抽搐,看上去像是在被吓得在瑟瑟发抖,头顶上飘荡着一个女孩头像,随着猴子的身体一起抖个不停。

言峥站在门口遥遥问道:“喂,你没事儿吧!”

“啊~~~”

女孩发出一阵刺破耳膜的尖叫声。

言峥拎着口袋跳到桌子上,走到女孩头像面前再次问道:“你还好吧?”

这时候女孩阴魂才看清刚才跟自己说话的是一只龙虾,龙虾头顶上飘着一个男生头像,在男生头像后面还有两个女孩的头像,看到这三幅熟悉面孔,女孩紧绷的情绪终于如决堤一样宣泄而出,冲着三人嚎啕大哭。

可可与小兰上前安慰女孩,言峥将塑料袋放在桌子上,跳下桌用一双有力的大钳想要将拇指粗细的笼杆夹断,试了几次言峥吃痛的甩甩钳子,他的钳子比人骨头要坚硬许多,但远远达不到切金如切菜的程度,使劲全身力气,钳子都酸了,也仅仅在栏杆表面上留下了几道白痕。

放弃截断笼杆的打算,言峥用钳子夹住两根栏杆用力一掰,这次出乎意料的轻易,言峥感觉没用几分力气便将两个钢筋栏杆拉变形,露出一个可以容猴子钻出来的空洞。

随后言峥钻进笼子里发现猴子的脖子上还栓这一条铁链,铁链的另一头绕早桌子腿上,被一把铁将军锁住。

言峥夹起铁链抖了抖,忍不住暗骂道:“大爷的~这是防猴子呢,还是防老虎呢,做这么多重保护,孙悟空来了也不见得能跑出去啊!”

刚对钢筋刮完痧,言峥对同样材质打造的粗大铁链半点想法都没有,灰溜溜的走到桌腿前面,冲着桌子腿使起劲儿。

“死变态……关个猴子,弄这么结实!让你弄~我让你弄~”

咬牙切齿,没说一句话桌腿上便会被言峥撕下一块鸡柳大小的木屑,没过多久一根脚腕粗细的松木桌腿便被言峥层层剥断。

掏出铁链言峥重新跳回桌子上,对变成猴子的女孩喊道:“你试试能不能出来~”

女孩动也不动梨花带雨的回到:“动不了,头被铁箍卡住了!”

“靠~”

听到这话言峥脸立刻黑下来,走上前研究该如何将箍打开,猴子头上的紧箍呈暗淡白色看材质应该是铝做的,铝的硬度言峥倒可以夹断,只不过箍紧贴着猴子头皮,令言峥无从下钳子……

“靠~”

言峥忍不住再次发出一声国际感叹,随后继续他的拆迁大业,对着猴头周边的桌椅一顿猛拆,将与紧箍焊在一起的铁架子一起拆了下来。

做完这一切言峥抖了抖了钳子里挂着的木屑,开口说道:“快点出来吧!我们得抓紧离开这里。”

女孩委屈屈巴巴的望着言峥,欲哭无泪的说道:“太沉了,我爬不上来~”

说完后求助的看向言峥三人。

可可与小兰对视一眼连忙摇头。

可可:“我俩是鱼~!别指望我俩能帮你~”

小兰:“就是,就是,我肚子上还缝着线呢,我也属于

重病号,心有余力不足呀~”

随后大家把目光集中言峥身上,作为在场的唯一男虾,面对三个女孩可怜眼神,瞬间败下阵来

“好啦,好啦,我帮她就是了!”

话音落下言峥夹起铁架,连带着铁链猴子一起提溜出来,猴子变成的女孩,张着大嘴说不出一句话,直到言峥将它放在桌子上,才如梦初醒的惊呼道:“你是龙虾!!?力气这么大!”

言峥扫了女孩一眼,淡淡的说道:“你先别操心我力气问题,你还是想想怎么逃命吧!”

女孩微微一愣。

“我~我跟着你们一起不成吗?“

言峥咧嘴一笑。

“顶着这么大个圈,还拖着一根铁链,你还想跟着我们?怕我们被人发现不了吗!”

女孩抖了抖自己上的铁链,刚更要伸手去推自己头顶上的铁框架子,便因头重脚轻失去重心哎呀一声倒在桌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