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一下消弭海族与人类之间的结症就跟当初说出学医救不了中国的大佬一样,无力且无望。

有心挨个救出店里的同伴,就跟远水解不了近渴差不多,照眼下的发展言峥觉得可能有点来不及,等他一一找过去指不定它们变成什么菜,现在就有一条开膛破肚的鱼摆在眼前,接下来就算遇见已经被做成菜的小伙伴言峥也不稀奇。

冷静分析了下当前局势,言峥发现想让大家全部脱离苦海,只剩下一个办法,解开三木那句话的含义,弄清救赎到底是指什么,然后按照符合三木心意的行动方式往下继续,为三木献上一场能令他心满意足的表演,只有这样做到最后才有一丝跟三木谈判的可能!

至于公司救援言峥直接呵呵哒普通任务都不见得能完成,更何况另外两个高难度任务,夜叉统领言峥至今连毛都没见着……三木倒是见着了,他敢抓吗?三木不弄死他,他就谢天谢地了!

提到公司任务,言峥又是一阵惆怅,任务也不能不完成,蚊子腿再小也是肉啊。原本他还想着放弃眼前这条被开膛破肚濒死的鱼,现在看来只能打包一起带走了。

正在聊天的小兰与可可忽然感觉周边怨气冲天,扭头一看言峥脸上就差没写个大大的丧字,两人面面相觑与言峥较熟的可可忍不住问道:“你没事吧,怎么突然这么怨气,就跟出差一年回家,老婆告诉你喜得贵子一样开心。”

言峥叹息一声幽幽的回到:“你俩等我片刻,我去买点橘子……”

说完后留下一脸懵圈的脸人跳下摊位朝着右边的一家店铺走去,刚才的时候言峥看到旁边有家小超市,心想着里面会有针线之类的,便准备去里面找点针线回头把小兰刨开的肚子先给缝起来,小兰变成的那条鱼堪称鱼坚强,就跟快要断气的老寿星似的,你眼看他上气不接下气随时都可能断气,可那口气偏偏就断不了!

小兰变成的鱼不断气,言峥也不好当着小兰的面把五脏六腑给它掏出来,可他总不能带着一条半死不活的破肚儿鱼上路吧,一路上肠子内脏拖拖沓沓言峥想想都觉得恶心。

甭管小兰过会是死是活,带着一条开膛的鱼上总归不方便,给它缝起来好歹也算留个全尸吧!

言峥走后两个姑娘从愣神中回过来,小兰开口说道:“这个人,脑子没问题吧!都这种节骨眼了还去买橘子。是你能我还是我能吃啊,龙虾不是生活在海里吗?龙虾见过橘子吗?他就吃橘子,不嫌酸吗?”

可可有些尴尬,好友当着自己的面吐槽自己救命恩人,让她不知该说什么好,一边是朋友,一边是恩人她也不知道该向着谁说话。

便闭口不言全当没听见,就在小兰叨叨个没完的时候,言峥举着一团针线朝两人跑过来。

看到言峥钳中针线,小兰跟可可不敢置信的揉揉眼,等言峥跑到跟前,两人还处在一头雾水状态,直到言峥开始一只钳子捏住针另一只钳子捏住线头,笨拙的穿针引线。

两个人才反应过来异口同声的问道:“你不是去买橘子了吗?”

言峥吐出一个泡泡将线头湿润,边穿线边说道:“橘子被猫吃了。”

小兰……

可可……

话落下线刚刚穿好,言峥比划了一下小兰腹部的伤口,截出一段长线打个结,走到小兰身体旁准备缝合。

针刚扎进小兰肉里,便听小兰痛苦的呼喊道:“疼~疼~疼~你要干啊~”

言峥手上动作丝毫不见减慢,低着头说道:“我准备带着你一块逃命,可你这敞开的肚子怎么办?总不能把你内脏都掏出来吧,于是我就想了这么一个法子,给你缝起来。”

听完这话小兰跟可可目瞪口呆。

愣了一回神小兰略带哭腔的哀求道:“能不能换个别的法子,比如你用胶带把我缠起来,好不好?这样实在太疼了……”

言峥缝针的手突然僵直在半空中,自言自语道:“嘶~还能用这法子,我刚才怎么没想起来啊~”

念叨完言峥诧异的继续问道:“哎,不对,你都魂魄离体了,你还能感觉到疼?”

小兰含泪点头。

“疼~真的很疼,就像是你把针扎进了我的肚子里面一样,呜呜~你要实在想给我缝合住,能帮我打针麻醉剂吗?”

言峥仿佛没有听到小兰的话一般,下意识的继续缝合着伤口,嘴里喃喃自语。

“直接作用与灵魂上的痛,看来三木是为了单纯的折磨大家才会故意如此设定,也就说灵魂不灭,**不死,哪怕死了也会感觉到**上的痛楚!”

想到这里言峥一阵毛骨悚然,在油锅里面翻滚,然后再被炒成菜……这该是怎样的一种痛苦……言峥不敢想象,更不敢将自己的发现说给两个女孩听。

一旁的小兰见言峥不搭理自己,捂着肚子嚎啕大哭。

哭着哭着小兰哽咽道:“呜呜~你会不会缝合伤口啊,能不能缝漂亮点!”

言峥……

等言峥将伤口全部缝合完,小兰还在一旁哭哭啼啼,对言峥抱怨道:“你这是给我缝合伤口,还是给我焊住的啊!你看看你都给我缝成拉锁啦,你是不是故意让我多挨几针!”

言峥看着小兰肚子那条犹如蜈蚣一般弯弯曲曲的缝合线,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别在意这些细节,我怎么能故意让你挨针呢,我这不是怕你一会漏了嘛,所以才缝密点,这样保险些,省的一会你跟可可在塑料袋里面再漏了!”

小兰不依不饶的痛斥道:“我又不是充气娃娃,我怎么会漏!那你也不用缝这么密吧……”

在小兰喋喋不休的痛斥中言峥将缝合好的小兰装进碎料袋中与可可作伴,言峥背起两条鱼,重新上路。

他也不知道海鲜市场里面的人什么时候才会回来,算计下时间好像已经过去挺久了。

三木不会等我把所有人都救出来之后才安排海鲜市场的NPC出现吧……

言峥心中默默的想着。

可可在旁边拉了拉小兰小声说道:“你少说两句吧,人家这样做也是为了救你……”